開創了文景之治的偉大仁君漢文帝,為何如此心狠手辣?

全组的希望 2022/08/21 檢舉 我要評論

 

漢高后八年(公元前180年)三月,呂后在外出祭祀的途中被一條黑色的大狗襲擊了右腋,隨后染疾(估計是狂犬病),她感覺自己大限將至,乃將兩個侄子,掌管北軍禁衛的趙王呂祿,以及掌管南軍禁衛的梁王呂產召至榻前,告誡他們說:「汝等封王,大臣多有不平。我即崩,帝年幼,大臣恐為變。必據兵衛宮,慎毋送喪,為人所制!呂氏一族之安危,盡在你二人矣!」

呂后心里還是害怕呀,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她敢對劉邦的子孫大開殺戒,卻獨獨不敢動樹大根深的漢初功臣集團,因為她知道,這幫功臣個個深不可測,絕不像他們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這些年來,她猶如一個游走在權力鋼絲線上的高手,看似有些恣意妄為,實際上每走的一步,都充滿了算計,都在可控的范圍內,所以呂氏家族、劉姓宗族及功臣集團這三派勢力,基本處于一種三角均衡狀態。可現在她要死了,這個均衡即將被打破,呂氏家族的安危存亡就成為她臨死前最大的擔憂。

數日之后,呂后終于病死未央宮,遺詔令呂產為相國,呂祿為上將軍,呂祿之女為傀儡皇帝劉弘皇后,小女孩和劉弘都不到十歲,這是一對政治象征性的過家家式的小夫婦。臨終之前,呂后還下了一道詔書,賜給所有諸侯王與將相列侯們一大筆錢,用意無非就是收買人心,讓大家乖乖接受呂氏一家獨大的現實。

這怎麼可能呢?呂后先是打破了「非劉氏不得王」的白馬盟約,現在又打破了漢初以來只有軍功集團才能擔任丞相的慣例,以外戚之身連搶諸侯王位與相位兩塊權力大餅,如若再控制了劉氏小皇帝,那大家就真沒得混了!

總之,這些年來,周勃陳平等人委曲求全忍辱負重,甚至蒙受誤解,遭人唾棄(注1),等得就是呂后死的這一天,如今天終于亮了,再不起床,更待何時!只是,呂氏族人謹遵呂后臨終教導,執刀弄棒,死死守在自己的果園邊,把守勝利果實,連呂后的送葬禮都不去參加,怎麼辦呢?

既然京城暫時動不了手,那就先從外部打開局面吧!

是年八月,高祖劉邦長孫齊王劉襄率先在齊地起兵(注2),大舉東進,傳檄全國劉姓諸侯王,共誅諸呂。呂氏家族人心惶惶,想要先下手為強,沖進宮去挾持小皇帝,然后動用禁軍武裝與劉姓勢力決一死戰,但又外懼齊王大軍,內懼周勃等功臣宿將之威,所以猶豫不決,雖然整日開會、彼此辯駁,結果卻是會而不議,議而不決。這麼多年來他們習慣了讓呂后拿主意,自己已經不懂如何下決斷了。而權力斗爭,最怕遲疑,因為權力場上的形勢瞬息萬變,哈姆雷特式的延宕純粹是自尋死路。

諸呂遲疑不決,周勃卻不會跟他們客氣,如今齊軍東進,諸呂喪膽,趁此機會,周勃決定豁出這把老骨頭,時隔十余年后重批戰袍,聯合智計無雙的丞相陳平,奪軍權,發政變,殺諸呂,以安大漢天下。

畢竟,相對于戰爭來說,政變對國家的傷害是最少的。無非是奪權而已,沒必要打仗。如前所述,和平發展的機會來之不易,不要輕易言戰,開歷史倒車。

然而,政變也是需要掌握軍隊的,可周勃雖名為全國最高軍事長官,可手里其實沒有一兵一卒(注3)!目前南軍與北軍都在呂氏手中,掌管宮廷近侍的郎中令賈壽也是呂氏的人。周勃光桿司令,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可怎麼辦?

好辦,無軍嘛,那就奪軍好了!周勃決定孤身前往北軍,奪取兵權。

九月初十清晨,周勃輕車簡從,大搖大擺來到呂祿的北軍大營,卻被守門的軍士擋住去路。關鍵是他手中沒有兵權,軍令如山,除了天子符節,官再大也無可奈何。

但周勃不愧為久經沙場的名將,他行動受阻,卻絲毫沒有亂了方寸,他馬上回去找來一個人,襄平侯紀通。紀通是負責掌管皇帝玉璽與符節的,他與他父親紀成都是周勃的老部下,兩家關系甚好。周勃一句話,上刀山下火海,紀通義不容辭。

關鍵時刻,周勃積累數十載的軍中威望與人脈關系開始發揮作用了。

于是紀通二話不說,趕緊帶著天子符節,偽稱皇帝之命,送周勃進了北軍大營。

進了大營,還需將印,方可調動軍隊,但是沒關系,周勃已派了呂祿的好友酈寄(注4)前往相勸,威逼利誘,讓他交出北軍將印,回封國趙國安享榮華富貴。呂祿身為北軍統帥兼趙王兼上將軍兼新任皇后之父,幾乎繼承了呂后全部政治遺產,卻偏偏是個沒甚膽量之人,竟然當真乖乖交出將印,欲與功臣集團妥協。

只可惜,權力的游戲,不能說不玩就不玩,你不當贏家,就只有死路一條,沒有中間地帶。所以,這種零和博弈的游戲,不僅要極其聰明、狡詐的人才可以玩兒,而且還必須具備兩種重要氣質:堅忍和必要時不計安危的孤注一擲,這可以說是商人的本領與賭徒心理的結合。而周勃不僅做過商人,還曾刀頭舔過血,城頭沖過鋒,他一動真格,呂祿這公子哥就尿了。

于是,周勃信心倍增,他將所有將士召集起來,發表講話。

周勃戎馬半生,縱橫天下,如此不世名將,自有一股凜然氣勢,眾將士們看著老領導重披戰袍,虎威不減當年,只覺一股熱血從胸中噴涌而出,但表面上仍然一片肅穆,靜待周勃發言。

成功失敗,在此一舉!

周勃面色凝重,靜靜的環視了周圍一圈。十幾年來,他韜光養晦,忍辱求全,這些將士們一直都聽從呂氏的指揮,也不知對劉氏對自己是否忠誠如故,但開弓就沒有回頭箭,現在只能賭了!于是周勃突然一聲大吼,撕掉左袖,叫道:「汝等將士,為呂氏右袒,為劉氏左袒!」

此令既下,但見片刻之間,將士們全部齊刷刷扒開衣服,露出左邊肩膀,沒有一絲遲疑。

周勃放聲大笑,他手里終于又有兵了,只要有兵,他就底氣滿滿,論打仗,除了當年的項羽,他可沒怕過任何人,呂氏幾個跳梁小丑,何足道哉!

另外一邊,呂產并不知道呂祿已經逃走了,還在郎中令賈壽的勸說決定發兵占領未央宮,挾天子以令諸侯,不料與會的御史大夫平陽侯曹窋(音zhú,曹參之子)是個雙面人,表面阿從呂氏,其實早與周勃串聯,他見事情危急,便搶先一步來到未央宮,命未央宮衛尉「足」阻止呂產進入殿門。

等呂產慢騰騰的來到未央宮門口,果為守門衛士所阻。呂產一下子就懵了,本來按照呂后遺詔,他作為相國兼管南軍,長樂衛尉與未央衛尉都得聽他的,可沒想到這衛尉足竟然拒不聽從直屬上司的命令,可見此人也是軍功集團安插到呂氏的臥底。事已至此,干脆殺進殿門去劫持皇帝吧,但呂產又膽子小,他怕萬一失手會擔上謀反的罪名,結果一直在門外猶豫,白白錯過了寶貴的機會與時間。曹窋估摸著周勃應已完全控制了北軍,便趕緊又回去北軍求援,這未央宮衛尉似乎還在觀望,只關閉殿門,卻不肯殺出去干掉呂產。周勃也明白時間緊迫,一旦未央衛尉有所動搖,放呂產進去「挾天子以令諸侯」,發詔指控功臣集團犯上作亂,那可就麻煩了,于是立刻派猛男朱虛侯劉章(齊王劉襄之弟),領北軍千余人,宣稱入宮保衛皇帝陛下(也算留條后路),疾往殿門增援。

劉章是個猛小伙,他一到未央宮就立刻動手,與呂產在殿門外展開激戰,不意就在這時,狂風大作,風沙走石,呂產手下兵士不知底細,紛紛潰逃,呂產也嚇的屁滾尿流,慌忙逃竄,躲進了賈壽的郎中令官署廁所之中,劉章大搜一通,終于逮住呂產,呂產真的屁滾尿流了(還好這里就是廁所),劉章二話不說,一刀砍下去,拿了他的腦袋,尸體踢進糞坑里,死的臭不可聞。劉章接著又馬不停蹄綁架了小皇帝的謁者,以其符節沖入長樂宮,斬殺了長樂衛尉呂更始。

劉章大功告成,回來向周勃報喜,周勃當然大喜,站起身來向劉章拜賀道:「所患獨呂產;今已誅,天下定矣!」

次日,周勃下令對諸呂進行大清洗,已上交兵權的呂祿仍然難逃一死,燕王呂通也被周勃遣使臣托帝命;呂后的妹妹、樊噲的未亡人林光侯呂媭最慘,老太太竟被處以羞辱性的笞刑,即當眾扒了褲子,按倒在地,亂棍打死;呂媭與樊噲的兒子樊伉也被處死。數千諸呂男女,盡數落網,不分老少,一律被周勃斬草除根,除惡務盡,不留半點后患。

看來周勃表面木訥敦厚,其實亦一狠人也!

呂后生前曾殘忍的滅韓信三族與彭越三族,又多殺劉氏子孫,害人無算,如今報應終于回到了她自己的族人身上。

君看剃頭者,人亦剃其頭。沉迷權力者,終會被其反噬。

除呂氏族人外,親附呂氏一黨之魯王張偃(原趙王張敖與呂后女兒魯元公主之子)被廢;丞相審食其、郎中令賈壽等人也先后被罷官免職。

至此,諸呂勢力被徹底鏟除,呂后以來權歸呂氏的局面頃刻瓦解。

此時,距離呂后去世不過兩個月。

諸呂既除,下一步就是挑個新皇帝了。現在在皇宮寶座上坐的那個小兒劉弘,是呂后硬推上去的,根不正苗不紅,名不正言不順,于是周勃召集老同志們開會,推說劉弘其實不是惠帝的龍種,是假的,真實身份是呂家孽種,等他長大了,必然要禍亂宗室、反攻倒算,所以必須要商量一個皇帝的新人選。

這劉弘當然是惠帝的龍種,只不過非皇后張嫣(呂后女婿張敖之女)所生,故呂后殺了其母,并讓其冒充皇后之嫡子罷了。但以功臣集團的利益而言,他們好不容易推翻了呂氏,皇帝卻不變,那麼他們的擁立之功又從何談起呢?而且劉弘畢竟是呂氏所立,他的皇后還是呂祿女兒,一旦他成年親政,秋后算賬怎麼辦?不如換個皇帝妥當,而且大家都有擁立之功,豈不皆大歡喜?至于小兒劉弘的性命,不重要,真相到底如何,也不重要。大風刮過,連巨樹都要低頭,小草們就不要糾結了。

那麼,到底換個啥皇帝好呢?

有人提議:齊王劉襄有首難呂氏之功,又是高皇帝的長孫,在輩分上可承惠帝之緒,選他最合適。

況且,劉襄實力雄厚,又封在富的流油的齊地,大家擁立他做皇帝,厚封重賞自然少不了。

然而此言一出,卻馬上有人站出來反對,這個人就是劉氏宗族最年長的元老瑯琊王劉澤(劉邦的遠房堂兄弟)。劉澤認為:劉襄這人是不錯,可惜他的舅舅駟鈞為人專橫暴戾,簡直是個戴帽子的公老虎,跟母老虎呂后有的一拼。如果選劉襄做皇帝,駟鈞家族難保不會變成下一個呂氏,而周勃陳平等人也難保不會成為下一個韓信彭越!

周勃等人聽了連連點頭,深以為然。他們已經吃夠了外戚的苦頭,怎麼可能再遭二茬罪呢?光這一條,劉襄就不能選了。

但功臣們內心真實的想法是:劉襄勢力強大(已借反呂之名殺掉齊相獲得了齊國的大軍),他的兩個弟弟劉章和劉興居也都英武非凡、并在誅呂斗爭中立下大功,若讓這一家子掌握了政權,那麼功臣集團必將受到打壓,那可就真是搬起石頭砸的自己腳了。

于是大家很快否決了劉襄,又提出來的第二個人選:劉邦第七子淮南王劉長。但周勃又不同意,他覺得劉長年紀太輕了,才十八歲,且有欠穩重,為人驕橫,無法擔當重任;更重要的是,劉長從小被呂后收養(其生母早逝),對呂氏難免懷有同情之心,萬一他握穩皇權后肆意妄為,那時在座的大臣恐怕性命難保!另外,剛從淮南王相的位置上調入京城的御史大夫張蒼(原御史大夫曹窋已因反對誅滅呂氏全族而遭到免職),也表示同意周勃的看法,認為劉長性子太差,不宜為帝。

于是,劉長也被否決了。

其實,這兩位被否決,就是因為他們太強了。在接連經歷了高祖、呂后兩任強勢領導后,功臣們再也不想過得那麼憋屈、那麼戰戰兢兢了,他們希望新君能夠弱一點,最好能夠垂拱而治。只要大漢的法統重新回歸劉氏,剩下的事交給群臣就好。

這樣一來,那就只剩下高祖第四子代王劉恒了。高祖總共就八個兒子,死了六個,又去掉劉長,豈不只剩下這位了?

劉恒這個人功臣們其實沒啥印象,因為他八歲就被劉邦封去了代地,既不受寵,也不起眼,基本沒啥存在感,據說為人寬厚仁孝、謙恭謹慎,當年呂后想提升他為趙王他都不要,可見其低調安分。這樣看來,立他又好像挺不錯的。

周勃正在遲疑,陳平又站出來說話了:「吾聞大王之母薄氏一家溫良恭儉,比之呂氏一族和善百倍,我支持迎立代王為帝!」

老同志們紛紛舉手,表示贊同。

周勃跳了起來,大聲道:「國賴長君,代王又為人和善,立他為帝,名正言順,就這麼定了!」

就這樣,早已被人遺忘在邊疆的代王劉恒接到了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懷著且喜且懼的復雜心情,乘車馳入長安。群臣在長安城外渭橋上迎接,周勃想跟劉恒私聊,被其拒絕,于是又跪奉天子符璽,想以此邀功,討個大彩頭,不料又被劉恒拒絕,表示要先到代邸(注5)再議。周勃熱臉貼了兩次冷屁股,真是又臭又涼。

是年(公元前180年)九月二十九日,劉恒在創紀錄的推讓了五次后,終于被周勃等大臣勸動,即帝位于代邸,是為漢孝文皇帝。

劉邦做皇帝才三讓,劉恒為什麼要加碼加到五讓呢?因為劉恒的皇位實在算不得穩當,他作為高帝庶四子,惠帝庶四弟,其皇位繼承屬于「以弟繼兄」,直接違反了自西周以來的「昭穆制度」(注6),其合法性相當欠缺。事實上,以正統性而言,齊王劉襄的輩分與功績都比他更合適。功臣們既然違背了祖制立他,哪天鬧翻了當然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廢黜他。所以,劉恒不僅自己即位要推讓,后來立兒子做太子也要反復推讓,還說要將自己繼承人之位讓給劉氏旁系的宗室長者楚元王劉交與吳王劉濞(卻不敢提真正的競爭者其侄齊王劉襄)。這不是虛偽,而是必要的政治手段,劉恒這每一次謙讓,都是在試探大臣們對自己的支持度,一旦發現半點不和諧的聲音或不滿意的表情,他都要先解決掉這些問題再上位,否則只會留下無窮的隱患。后來漢文帝的玄孫昌邑王劉賀,就是不懂這辭讓的奧妙,火急火燎的接受帝位,結果很快就被霍光趕下台去,足見這些政治表演不是故弄玄虛,更不是簡單的客套,而是必須走的手續和禮儀,不該省的不能省啊!

據史書記載,劉恒此次「五讓」表演相當精彩,其「西向讓者三,南向讓者再」,復原當時的場景,劉恒作為代邸的主人,本坐在廳的東面(所以我們常把做主請客稱為「做東」),但他在西向讓的過程中,不斷往北移動,讓到最后已接近北墻,無法再往北側身避讓,于是借勢轉身南向,則剛好坐在了君位而使周勃等人處在了臣位上。看到這里,大家是不是有點細思極恐、震驚顫抖了呢?劉恒這行云流水的政治表演,正體現了他巧妙的政治藝術與高明的帝王心術;在他仁厚和善的外表之下,隱藏著就是這般老練的政治手腕,我想當時周勃陳平等人也應該被他驚呆了吧!

另外,劉恒之所以要在自己那寒酸的代王邸即帝位,是因為如今的皇宮龍椅上還被他侄子劉弘小皇帝占著位子,這可就尷尬了。周勃等人雖然誅殺了呂氏,但畢竟還是臣子,對于小皇帝,他們可不敢動,所以只能留給劉恒。

面對尷尬局面,劉恒自然不會手軟,天下可赦,潛在威脅不可赦!

是夜,漢少帝劉弘,以及他的弟弟常山王劉朝、淮陽王劉武、梁王劉太三人,全數被請出皇宮,然后當天夜晚便被有司(有關部門)處理掉了。理由是他們乃冒充皇子,本就不該存在,所以必須被抹殺,永遠的在人間消失。而上任皇太后張嫣當然也遭到了廢黜,從此待在冷宮之中度過余生。

如此,劉恒的皇位才叫做名正言順。而周勃他們廢立天子,也才名正言順。自諸呂倒台的那一刻起,惠帝一脈的命運其實已然注定,永遠無法翻案。

然而,新皇帝劉恒仍然感覺很頭疼,在他之前,沒有一個皇帝是這樣被大臣選出來的,要如何應對恩公大臣們和其他失意的候選者,也全無前人經驗可循,劉恒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當夜,劉恒一夜未眠,他連夜入駐未央宮,還坐前殿,,然后一口氣下達了三道詔令,算是新帝上任三把火吧!這三道詔令若能順利實行,他才能成為真正的皇帝,否則他將永遠受制于這些權臣,成為一個傀儡皇帝。

第一道:講此次誅呂政變定性「平叛」,以安功臣之心。

第二道:將周勃暫管的南北禁軍兵權收回,交給自己的親信、原代國中尉宋昌(宋義之孫),并升任其為衛將軍,封壯武侯,總攝京城防務。同時將皇宮的警衛工作交給自己的另一位代國親信張武,并升任其為郎中令。

第三道:大赦天下,賜每位成年男子一級爵位,并賜牛酒若干,允許百姓們自由的聚飲五天。這件事也是必須立刻做的,因為這便等于宣告天下,他劉恒已經是皇帝了,如果有人膽敢對他不利,那就是謀反,臣民百姓應當一起討伐逆賊。

三道詔令,連夜頒布,未經朝議,越過大臣,乾綱獨斷,雷厲風行,足見劉恒柔弱外表下之剛毅。特別是連夜搶奪周勃兵權一事,更顯其應變神速,明斷果決,大有其父劉邦當年馳入韓信營中奪軍之風范,不愧是爺倆。

不久,也就是當年(公元前180年)十二月,率先反對齊王劉襄為帝的瑯琊王劉澤,被立為地位更高的燕王,以酬報其功勞。畢竟,若不是劉澤的關鍵一票,劉恒可坐不上這個皇位;另外,劉澤雖是劉氏遠親,但如今在宗室中輩分最高、年紀最大、功勞最高(曾俘虜陳豨手下大將王黃),劉恒需要借助他的威勢來防范強大的長安功臣集團與齊王劉襄集團;燕國共有六郡,綜合實力僅次于齊國,劉恒此舉既可拉攏宗室元老劉澤,又能使其在北面制衡齊國,真是非常精妙的一招布局。

至于劉襄的兩個弟弟朱虛侯劉章和東牟侯劉興居,則因討伐呂氏有功而被分別晉封為城陽王和濟北王;但這兩塊地方原本就是齊國的地盤,所以劉襄的勢力反而因此被削弱了(注7)。緊接著,劉恒又封劉襄的舅父駟鈞為清郭侯,后又遷鄔侯,看似是恩澤,卻是遠遷(鄔侯國都在今山西介休東北),仍是剪其羽翼,削弱齊王之意。

此后不到兩年,劉襄、劉章便郁郁而終了,劉章死時才23歲,可謂英年早逝。22歲的濟北王劉興居不愿郁郁,竟而造反,當然很快遭到了叔叔劉恒的鎮壓而失敗,劉興居身亡(注8),劉襄舅父鄔侯駟鈞也被牽連國除。后來,劉恒干脆把齊國分為七份,讓劉襄的其他弟弟們將它分了,以進一步削弱其勢力。

但濟北王劉興居的叛亂剛剛平息三年,淮南王劉長又出來搗亂了。劉長是漢高祖劉邦最小的兒子,漢文帝僅存的小弟弟,也是當初帝位候選人之一。劉長遂憑著自己跟大哥劉恒關系最好,而驕橫跋扈,目無法紀。不僅公然擅殺辟陽侯審食其,并且驅逐了中央政府任命的淮南國官員,要求自己設置國相、二千石高官,還擅自封爵關內侯以下94人,簡直是沒有王法了!但劉恒對他故意百般縱容,既不對其施以懲戒,也不為他挑選嚴厲的國相太傅予以教育監管,反多賜美女黃金以歸,等到弟弟錯誤越來越大,他又派舅舅薄昭寫信去教訓劉長。被寵壞了的劉長頓時被激怒,竟然賭氣上奏說,這淮南王國我不要了,我要做個平民百姓去真定守我母親的墳墓!文帝自然不許。

這樣又過了段時間,突然有人舉報,說劉長糾集了七十幾個人,圖謀在皇帝前往甘泉行宮的路上行刺造反。劉恒于是派人逮捕劉長至長安,革除了他的王爵,把他裝車打包貼上封條,發往蠻荒蜀地,因是重要郵包,途中不許地方官開封,只能挖個小洞往里面遞食。也就是說,劉長吃喝拉撒都得在車上,這也太憋屈了。這可不是性情暴躁、力能扛鼎的劉長所能忍受的屈辱。結果行至半途,官員們就發現劉長竟絕食而死了。文帝大怒,遂將沿途不敦促淮南王好好吃飯的接待人員全給砍了,以挽回自己的明君形象。

不過,這些枉死鬼們的血,并沒有洗刷掉文帝害死劉長的嫌疑,老百姓眼睛是雪亮的,數年后,一首童謠在民間不脛而走,一下子戳穿了漢文帝精心導演的「兄弟情深」戲碼:

「一尺布,尚可縫;一斗粟,尚可舂。兄弟二人不能相容!」

歸根結底,劉恒的皇位是大臣們競選出來的,位子并不穩當,不想辦法「逼反」高祖這一脈的皇位競爭者,他實在晚上睡不著覺,所以唯一的親弟弟也不能放過。但面對這些殺弟的流言蜚語,劉恒又不能不管,于是又將已被廢去王位的劉長追尊為淮南厲王(暴慢無親曰厲,殺戮無辜曰厲),并立其三子為淮南王、衡山王、廬江王。賈誼勸劉恒不要為了虛名而為后世留下禍患,但劉恒不聽,結果劉長的長子淮南王劉安長大后心懷怨恨,果然圖謀造反

另外,據史書記載,劉恒在入京稱帝之前,他的代王王后便已死了,及劉恒入京為帝,不及兩個月,代王王后的四個兒子便相繼病死。而恰巧就在這個時候,功臣們請劉恒早立太子,既然這四個嫡子恰巧都死了,那麼就立庶長子劉啟(竇姬之子)為太子吧,劉恒說我自己的皇帝位子都沒坐熱,咋能這麼快就定自己的兒子做接班人呢?于是又假模假式的推讓了三次,當然最后還是答應了,并給天下所有家庭的嫡子每人都升一級爵位以為慶賀。這位劉啟就是日后的漢景帝。

在呂后掌政的十幾年間,每位劉氏子弟幾乎都被迫與呂氏女結為姻親,劉恒應也無法例外。所以,這位劉恒正妻應為呂氏女,她恰巧死在劉恒稱帝之前,而她的四個兒子又恰巧都死在劉恒稱帝后短短兩個月內,而且一死劉恒就馬上得立太子,真的是很恰巧啊。

年紀輕輕就生了四個兒子,這說明劉恒與呂氏女的感情還是不錯的,但在皇位面前,愛情,親情,父子情,全都可以拋下!!

這就是開創了文景之治的大漢孝文皇帝,雖然殺妻殺子殺弟殺侄殺功臣,但他仍是大漢人民的好皇帝。

注1:當另一位開國功臣王陵因此指責周勃陳平時,陳平周勃就解釋說:「于面折廷爭,臣不如君;全社稷,定劉氏后,君亦不如臣。」

注2:據《漢書 高后紀》:「(郎中令賈壽)具以灌嬰與齊楚合從狀告(呂)產。」楚王劉交(劉邦幼弟)或許也有出兵討呂。但其他史料未提此事。

注3:周勃所任之太尉,起源于秦,名義上雖掌管全國軍權,與丞相、御史大夫并稱三公,但想想也知,無論哪個皇帝,都不可能付予臣下如此重大的權力。縱觀秦漢史料,不難發現,與丞相與御史大夫相比,太尉從來就不是一個常設官職,秦代刻石中也從沒見過太尉的署名。事實上,有見于史載的漢朝太尉共四人,即盧綰、周勃、周亞夫、田蚡,而他們任職時間都不長,往往都是因為特殊情況臨時設置,事平則官省。

注4:漢初功臣酈商之子、酈食其之侄,看來酈寄繼承了他叔父酈食其能言善辯的本領,一言搞定呂祿,為誅呂立下大功。

注5:即代王每年來長安向皇帝朝拜時居住的駐京辦事處。

注6:宗廟的祭祀制度,按照此制,相鄰的天子(宗主)應該是上下輩關系。

注7:事實上,劉章和劉興居在與眾大臣合謀誅呂時,大臣們曾許諾封他們為趙王和梁王,但劉恒一上位,就賴掉了此事。

注8:想當年,便是劉興居向劉恒自告奮勇去請漢少帝劉弘出宮的,已然用行動表示效忠,卻仍自不量力造反,其中恐有玄妙。此后數百年,齊地民間多有祭祀城陽景王劉章的淫祠,而享有此等待遇者,一般為懷有極大怨氣的鬼神。由此二點可推知,劉興居兄長劉章的死亡或許也有玄妙。漢代的社會輿論,常有超越于官方定論的強大生命力;城陽景王的民間崇拜一直持續到了東漢末年,足見齊人百姓對漢廷抱有極大的怨氣,而對劉章抱有極大的同情。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