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死后為何與年世蘭合葬在一起?而不是皇后?

全组的希望 2022/08/08 檢舉 我要評論

自古以來對于封建皇權制度一直有這麼一句話叫自古帝王多無情,其無情也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體現在對天下的百姓上,大多皇帝自己生活的錦衣玉食但天下百姓卻民不聊生、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這是對人民的無情。

這第二便是對臣子,對于以前的封建皇權可沒有絲毫的民主可言,皇帝說什麼就是什麼,敢于諫言的忠臣其實也是冒著極其大的風險,說不定就要面臨著砍腦袋的大禍,這是對臣子的無情。

這第三便是對后宮的妃子,眾所周知皇帝后宮佳麗三千,很多后宮的妃子到死可能都見不到皇帝一面,更別說被皇帝臨幸了,再者后宮之間女人的爭斗也頗為復雜惡毒,很多時候即使想做好自己不參與這些勾心斗角的雜事也是極其困難的。

更不用說在那個母憑子貴的年代,哪個母親不想為自己的后代爭一口氣,這是皇帝的第三無情。

不過我們今天要說的這個皇帝也算得上中國歷史上為數不多的癡情男子,死后不與皇后合葬,反而與一個妃子合葬,這也算歷史上為數不多的鐘情皇帝了。

家族興盛的年世蘭

看過《甄嬛傳》的讀者對年世蘭這個人和這段歷史肯定不太陌生,雖然影視劇作中為了某些特定的宣傳和故事情節,年世蘭的人物形象不甚討喜。

但是從歷史上看年世蘭這一人物也并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惡毒,否則雍正也不會在死后極力要求與她合葬了。

雖然年家命運的轉變是從自己祖父一輩開始的,但是真正實現了家族興盛的轉變還是離不開一個關鍵的人物—年世蘭的哥哥年羹堯。

年羹堯的被賞識和發達與雍正關系不大,更多的是在康熙在位時,年羹堯青年有為的姿態和雷厲風行的做派讓康熙很是喜歡。

年僅30歲的他不但破格提拔為正二品巡撫,自己年少的妹妹也許配給了康熙的四阿哥雍正,對于那時的年羹堯可謂前途一片光明,既與皇家結了親又身居要職。

如果要知道以后雍正繼位,當時的朝廷官員肯定要排著隊去年羹堯家中拜訪。不過即使如此,年羹堯的勢力也不比幾十年前的鰲拜差多少,更難能可貴的是他還年輕。

總而言之上到父親下到哥哥,年世蘭的娘家人在清王朝中都算數得上名姓的大臣,不知道是康熙有意為之還是順其自然,年世蘭與雍正的聯姻或多或少裹挾著些許政治因素。

一方面雍正當時依舊有10幾個妃子,根本不缺女人,另一方面年羹堯這麼大的官員,康熙安排給四兒子也并非無緣無故,多多少少是為日后爭奪王位奠定基礎,很難說康熙的目光是否真的放了這麼長遠。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年世蘭雖然入宮時間短,但是受到的寵愛卻非她人可及,她也在日后雍正稱帝的路上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有喜有悲的皇室歷程

和普通的妃子不同,年世蘭自從嫁入雍正府中,就一直享受著最高的禮遇。在那個時候一個男人有好幾個老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更別說皇族子嗣了。

所以一般的阿哥迎娶個妃子可能在那時看來就像吃飯睡覺一樣稀松平常,畢竟都是為了為皇族繁衍后代,彰顯皇恩浩蕩的權力罷了。雍正繼位后年世蘭被立即封為貴妃,在雍正的所有妃子中僅次于為雍正生下乾隆的烏拉那拉氏。

不過兩個人卻并沒有太多沖突,皇后的地位大多是由自己的兒子身份所決定的,也就是所謂的母憑子貴,可能她本身并不是皇上最喜愛的那一個。

但是在宗族傳統等級森嚴的封建社會中,皇家也必須對太子的母親極為尊重,而貴妃則是皇帝在萬千人中自己最喜愛的那一個。

這種喜愛不需要其它因素,而且一個很直觀的比喻就是皇后沒死前整個后宮是皇后說了算,但要是死了那就是貴妃說了算。

平心而論,年世蘭入府后的11年內,為雍正生了這段時間最后的四個孩子,其中更是有三個皇子,這本是一件好事,可令人難過的是這四個孩子有三個還在襁褓中就早早夭折,唯一活下來的福惠也在小的時候疾病纏身。

也正因如此雍正才對這個孩子格外的珍惜,甚至破例允許生母年世蘭獨自撫養這個尚在襁褓中的孩子,由此可見雖然年世蘭經歷了多次喪子之痛,在精神上遭到了屢次創傷,但是雍正細致體貼的照顧還是讓她多少感受到皇家溫暖的關懷。

更為重要的是年世蘭是清朝歷史上第一位被冊封在籍的漢朝女子,這對于民族區域劃分嚴重的封建時期是極為難能可貴的。

雍正對年世蘭特殊的愛

如果說前期的年世蘭是靠父親和哥哥的勢力在雍正家立足,那麼十年后是因為年世蘭的力保,年羹堯才免于早死,正是雍正對年世蘭獨特的喜愛和服從尊重。年羹堯欺君罔上、傭兵自重這些誅九族的死罪才被雍正一遍又一遍放任。

不過接連喪子讓年世蘭的身體狀態越來越差,加之蒙漢醫療技術的差異,雍正三年時,年世蘭因病治療無效離世,而年世蘭為雍正留下的唯一一個兒子八阿哥福惠也在8歲時醫治無效離世。

接連兩人的離世讓雍正帝心碎無比,其實對于雍正來說福惠才是他最喜歡的皇子,就連乾隆帝繼位后都不止一次表示如果福惠還活著自己肯定不是太子。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雍正也下定了決心,那便是死后要將自己與年世蘭合葬在一起。尤其在自己晚年傳位乾隆時更是多次囑咐乾隆。

這一要求也讓乾隆犯了難,畢竟雍正與自己有父子之情,這年世蘭不過是一個府中的妃子,不與自己的母親合葬反而要與普通妃子合葬讓乾隆很是想不通,所以一開始乾隆并未如此辦。

不過或許繼位后乾隆明白了父親的內心,乾隆二年時還是重新為二人遷墳合葬,雍正也成為了歷史上為數不多的與嬪妃合葬的正統皇帝。

在幾百年后的今天,雍正對待這段感情的態度著實算得上是對當時戀愛觀的極大沖擊,他也讓我們看到皇帝并非都是薄情寡義之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