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明朝后,李自成為何突然消失了?生死下落至今成謎

hh 2022/08/23 檢舉 我要評論

19歲的李自成在陜西米脂縣做驛卒,無論嚴寒酷暑,常年奔波于當地僅有的兩處驛站。

那時,他只想老老實實地攢上幾個銀子,早日娶妻生子,擺脫貧困的命運。

隨著天下饑民群情激憤,一場動亂正向四方蔓延,后來,李自成被迫下崗,加入了反抗的浪潮。

39歲的李自成來到北京城,在成千上萬人馬的簇擁下行至承天門前,為拔除明朝的「不祥之氣」,他舉弓搭箭,朝「承天之門」牌上射去,一箭射中中心。

那時,李自成以 「闖王」之名,把明朝三百年江山翻了個底朝天。

可李自成想不到, 歷史只給了他42天的時間,短暫的巔峰過去,便是兵敗如山倒,到最后,連他的死也成了謎。

▲北京四十二日,是李自成轉瞬即逝的帝王夢。圖源/影視劇照

01

從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率領大順軍進京,崇禎帝在煤山吊死,到同年四月三十日,李自成撤離北京,只過去了42天。

這是決定大順政權興衰成敗的42天。

起初,大順軍占領北京時,得到百姓歡迎。當時民間流行一句話,叫 「殺牛羊,備酒漿,開了城門迎闖王,闖王來了不納糧」。李自成憑著這幾句口號,成為貧苦大眾的頭號偶像,農民紛紛為他打call。

李自成起義軍奉行 「均田免糧」的經濟政策。均田,指均土地,把官商富戶的田產分給農民自耕自種;免糧,就是減免百姓交納的賦稅。

如此一來,老百姓自然唯闖王馬首是瞻。明朝覆滅后,就連北京的官紳地主也來拍李自成的馬屁。

史載,崇禎自縊后,在京的兩三千名明朝官員自盡的僅有20人,有很多人眼見大勢已去,趕緊跑到大順朝廷求錄用。

有一天,李自成心腹、大順丞相牛金星看到一個叫 劉廷諫的大臣前來面試。

牛金星見劉廷諫滿頭白髮,年已老邁,就對他說:「公老矣,須白了。」那老劉聽了連忙辯解說:「您要是肯用我,我的須發自然變黑,我真的還沒老。」除此之外,其他在京官員 「衣冠介胄,叛降如云」

在南方的史可法聽說這一情況后,大為憤慨,說,在北方的諸臣盡忠死節者寥寥無幾,在南方的諸臣起兵討賊者屈指可數,「此千古以來所未有之恥也」!

北京陷落之際,明朝鎮守關外的軍隊奉命撤入關內勤王,等到進關后,得知大順軍已經攻占北京,也紛紛向大順政權投降。

短短三個月內,秦嶺、淮河以北的明朝軍隊基本上已全部被大順收編,地方除遼東外全部歸大順政權接管,李自成建立的大順達到了事業的頂點。

明末清初思想家顧炎武在《日知錄》中有一個著名的觀點:

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辯?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于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

在官紳地主看來,大順取代大明,只是歷史上常見的改朝換代,是 「異姓改號」,需要掙扎圖存的是皇親國戚、世襲勛臣之類的「肉食者」,同一般的官紳士民沒什麼關系。

▲大順軍對貧苦百姓提出「均田免糧」,針對官紳地主采用「追贓助餉」。圖源/影視劇照

對于前來投靠的官紳地主,李自成卻把握不住,他占領北京后,實行打擊官紳地主的 「追贓助餉」政策,也就是征收富人們的家產來解決軍隊和政權的經費。

正史站在官紳地主的角度,往往對此采用負面的描寫,如甲申三月,大順軍占領大名府,「布州縣偽官,毒掠縉紳」;大順進占廣平府,「次日,拷掠鄉紳,以官職大小定銀數之多寡,慘不可言」;鄒平縣令上任后,「刑逼鄉官,漸及富戶,謂之追餉」等等。

士大夫編撰的史書,只會抨擊所謂追贓助餉的 「罪行」,卻從不贊揚大順軍「均田免糧」的政策。

各地的「追贓」活動,一直延續到大順軍戰敗西撤為止。如此一來,原本想把李自成當作新靠山的官紳地主人心惶惶,暗地里都盤算著再度反水,當「帶路黨」。

最后把李自成推上絕路的,正是明朝的舊臣。

在軍事部署上,李自成也犯下了錯誤。

自努爾哈赤起兵之后,山海關外的滿洲人便是中原的心腹大患,其軍事力量日益崛起。

李自成進軍北京后,將大批主力部隊分布在西北、湖廣、河南等地,進占山西、畿輔、山東之后,兵力進一步分散,卻唯獨沒有將京東、山海關一帶交給心腹鎮守,反而托付給了吳三桂等明朝舊將。

吳三桂跟滿洲人打了N年仗,跟大順軍卻無冤無仇,史書說,他 「以清兵仇殺多次,不欲返顏,乃修表謀歸李賊」,與大批明朝文官武將一起歸附了大順。

甲申年三月二十二日,吳三桂原本在永平府(治所在今河北盧龍縣)張貼告示,聲明自己將率領部下兵馬前往北京準備接受李自成的任命。可短短四天之后,吳三桂率領軍隊即將到達北京城時,卻變卦了,由投降大順轉變為與大順敵對。

其中的原因,在史書中有三種說法:一說吳三桂聽說他的父親吳襄被大順政權拘捕追贓,大怒,故而改變主意;二是從京城私自逃出的奴仆謊報吳家已被大順軍抄沒,引發吳三桂的不安;三是最為人熟知的「沖冠一怒為紅顏」,據說,吳三桂的愛妾陳圓圓被大順軍將領所霸占,使得吳三桂羞憤不已,突然帶兵殺回山海關,隨后投降清朝。

吳三桂給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帶去了一封信,信上說自己作為明朝的孤臣,請求清軍發兵共討大順軍, 「示大義于中國,則我朝之報北朝豈惟財帛,將裂地以酧,不敢食言」。

吳三桂這是自作主張,把自己多年來把守的地盤都讓出去了。

▲多爾袞畫像。

多爾袞對關內的風云突變早已洞察在心,他接受吳三桂的投降,派兵以一天二百里的速度急行軍趕赴山海關。至此,滿清入主中原的時機已到。

大順軍為了討伐反復無常的吳三桂,只留下一萬老弱病員留守北京,其余十萬主力由李自成、劉宗敏率領,開赴山海關,與吳三桂部、清軍狹路相逢。

山海關大戰一觸即發。

在這場影響明清之際全國局勢的關鍵性戰役中,大順軍先后與吳三桂軍、清軍鏖戰,遭到以逸待勞的清軍痛擊,陣容大亂,李自成見敗局已定,下令撤退。清軍取得大勝后,攻入了山海關。

回到北京后,李自成將吳三桂家屬三十四人處斬,他恨透了這個叛將。

此時,擺在李自成面前的難題是,到底該如何據守北京。

四月三十日,隨著清軍步步逼近,華北一馬平川,李自成自知無法在北京集中一支足以固守的兵力,一旦陷入清軍圍城,自己可能成為甕中之鱉,只好放棄北京,率軍西撤。

此前一天,李自成剛剛在北京舉行即位典禮。撤離北京那天,距離他攻入北京春風得意的日子,僅僅過去42天。

史載,大順軍撤退時,北京 「城中扶老攜幼西奔者絡繹不絕」,但那些曾經投降大順的官紳地主,有不少人早已準備好迎接新的主人。

▲圖源/影視劇照

02

大順軍退到山西后,清軍暫時停止了追擊,大約有一個月的時間沒有采取軍事行動。

但李自成再次犯錯,他沒有坐鎮太原,調遣軍隊入晉勤王,而是聽從劉宗敏等親信的建議,與六月初渡過黃河,返回大本營陜西,退入西安,直至大順軍土崩瓦解。

1644年末,寒風掠過黃河,清朝大軍在豫親王 多鐸的率領下,于孟津縣渡河,向西安東面的屏障潼關發起了進攻。在關前,清軍架起紅衣大炮轟擊高聳的城墻。

潼關一旦失守,關中形勝形同虛設,因此,李自成不得不將駐守西安的主力調到潼關。

與此同時,由清英親王 阿濟格率領的一支大軍進入陜北,與進逼潼關的的清軍雙管齊下。

面對腹背受敵的局面,李自成被迫主動放棄陜西,另謀出路。

清順治二年(1645年)正月,潼關失守。

當時,留守潼關的大順軍將領 馬世耀向清軍詐降,秘密派人送信給李自成,請他回師潼關,自己從中接應,擊破多鐸的軍隊,不料這一密信被清軍截獲。

第二天,多鐸謊稱舉辦宴會,將馬世耀所部的武器全部解除,又以打獵為名,在潼關西南十里的金盆口設下埋伏,等到馬世耀和部下前來赴約,便一聲令下,命伏兵將馬世耀與部下七千余名大順軍將士全部拿下,隨后下令處死。

多鐸占領潼關僅僅數日,便出兵攻占西安。

大順政權連西北的老家都丟了,回到了原先流動作戰的狀態。

此前,李自成已帶領劉宗敏、劉芳亮等心腹部將由西安經藍田、商洛向河南撤退。

李自成再次離開了大順軍的大本營,告別了他的家鄉。

在陜西,年輕的李自成曾經是一個無憂無慮的驛卒,工作只是為了一日三餐。后來,饑荒來了,政策變了,他失業了,一場起義將他推向了歷史舞台,可轉眼間化為烏有。

離開陜西后,大順軍前有南明軍隊堵截,后有清軍追擊,處于被動挨打的位置。此時,李自成的想法是:「西北已經失去了,我們可以去奪取東南啊!」他率軍東進南下,欲奪取江南為基業。

1645年三月下旬,李自成到達湖北襄陽一帶,其麾下士卒有從陜西、河南帶來的兵力13萬,以及原先部署在襄陽、承天、德安、荊州四府的數萬人馬,合計二十萬眾, 「聲言欲取南京,水陸并進」。出發前,只見陰霾四起,暴雨烈風吹倒了大順軍的旌旗。

大順軍接連遭受重創,已然士氣低落,一方面沒有根據地可提供后勤供應,另一方面又要拖家帶口,保護隨軍家屬,已經完全淪為 「流寇」。這支大軍沒能形成什麼氣候,反而在清軍與南明軍的前后夾擊下走向末路。

這一年的五月,李自成率領殘部行至湖北九宮山下,留下一個難解的生死之謎,消失在史書記載中,這也標志著 大順政權的覆滅

▲闖王李自成的下落,成為歷史疑案。圖源/影視劇照

03

湖北省境內有兩個九宮山,一在通山縣,一在通城縣,李自成最后的歸宿究竟是在哪個九宮山,三百多年來眾說紛紜。

關于李自成在湖北九宮山遭遇不測的說法,可統一稱為「戰死說」。他既不是被清軍所殺,也不是被南明所殺,而是死于一次偶然的民間沖突事件。

1645年五月初,李自成行至湖北九宮山下,親自帶領少數衛士前去察看地形,突遭當地團練武裝的襲擊。盡管李自成率領的這支軍隊有數萬之眾,但誰也沒想到,李自成作為統帥居然沒有處于隊伍中間的位置,而是脫離大部隊跑去探路,當地團練也不知道這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大順皇帝李自成。

在這場短兵相接的遭遇戰中,李自成被人多勢眾的當地武裝包圍,死于混戰之中。

康熙年間費密撰寫的《荒書》中,詳細描寫了李自成與當地鄉勇搏斗的經過。

雙方交戰之際,李自成與山民 程九伯徒手搏斗。常年種田的程九伯自然不敵久經戰陣的闖王,被李自成摔倒在地,壓在身上,李自成拔出刀,正要刺向程九伯。

說時遲,那時快,程九伯的外甥 金某看到眼前景象,拿著一把鏟子趕來相助。李自成只顧與程九伯搏斗,沒有注意到金某,被金某一鏟子猛擊,削去了半個腦袋,當場斃命。

據康熙《通山縣志》記載,大順軍將士得知李自成被殺后,悲憤交集,在當地進行了報復性的劫掠, 「人民如鳥獸散,死于鋒鏑者數千,蹂躪三月無寧宇」

不可思議的是,害死李自成的程九伯居然活了下來。在程九伯的宗譜中,程九伯的后人沒有說祖上干掉了李自成,只寫「剿闖賊李延于牛脊嶺下」,這也讓李自成是否死于九宮山顯得撲朔迷離。

還有一種說法,李自成并沒有與村民發生爭斗,而是被誤殺。

清康熙年間的《罪惟錄》記載, 李自成率軍經過九宮山時,發現山上有元帝廟,村民正在舉行游神賽會,李自成便帶二十輕騎走近觀看。

隨后,李自成讓騎兵留在山麓,自己獨自前往廟中跪拜,似乎有所祈禱,遲遲不肯起身,廟里的鄉親們見李自成一身戎裝,行為古怪,以為是強盜。有一個人比較沖動,拿起掘土用的鍤,一把朝李自成的頭上刺去,把他刺死了。

之后,村民從李自成的衣服中搜出一枚金印,才知殺錯貴人,嚇得紛紛逃走。

有學者認為,李自成的遺體可能由隨行的大順軍將士進行秘密安葬,所以,此后清軍未能找到他的尸首。

▲「戰死說」認為,李自成在南下途中被殺。圖源/影視劇照

04

不久后,李自成死于九宮山的消息,傳到了清朝與南明朝廷的耳中。

清軍將領阿濟格從陜西一路追擊李自成的殘部,終于在湖北得到李自成已死的消息。可是,作為前線指揮,阿濟格對李自成是死是活,以及如何死去的情況,始終閃爍其詞,甚至先后奏報不一。

1645年閏六月,阿濟格向朝廷上奏說:「闖賊兵盡力窮,逃竄進九宮山。我在山中遍尋不得,又四處通緝,有闖軍的降卒和被擒的賊兵說,李自成逃走時,隨從僅有二十人,被村民圍困,不能逃脫,遂自縊死。我讓熟識李自成的人去辨認尸體,但因尸朽莫辨,沒有人能辨認出來。我之后會再進行查訪。」

這里增加了「自縊」一說。

阿濟格說李自成是被圍困后自縊而死,還自稱找到了一副可能為李自成的尸體,但得不到確認。

之后,阿濟格的查訪沒有下文,顯然李自成之死沒有眉目,得不到證實。同時,來自前方的奏報將各種說法都傳回了朝廷,有人說李自成已死,有人說李自成還活著。

攝政王多爾袞對此頗為不滿,他看著讓人眼花繚亂的奏報,下諭痛斥阿濟格等人說:「爾等先聲稱流賊已滅,李自成已死,賊兵盡皆剿除,故我祭告天地宗廟,宣諭中外。后來,我又聽聞李自成是死了,但賊兵并沒有全數殲滅。如今又聽說李自成逃遁,現人在江西。此等奏報的情形,前后互異……你們這樣謊報,還有誰是可信的?」

南明朝廷也十分關注李自成的下落,有人以此向朝廷邀功請賞。

南明大臣 何騰蛟在隆武元年(1645年)向隆武帝匯報的奏疏中說:「天意亡闖,以二十八騎登九宮山,以窺伺計,不意伏兵四起,截殺于亂刃之下……」

何騰蛟上疏稱「元兇」已除,自稱確有實據,只是這一地區暫時被清軍攻占,我無法派人查驗。

隆武帝朱聿鍵看完何騰蛟這空洞的發言, 「疑自成死未實」

▲南明隆武帝畫像。

無論是清朝,還是南明,始終無法為李自成之死找到一個令人信服的證據。

后來,清朝官方編撰《明史》·,把李自成列入《流賊傳》。

在刊定李自成之死時,《明史》將戰死說與自縊說相結合,寫道:

(李自成)自率二十騎掠食山中,為村民所困不能脫,遂縊死。或曰村民方筑堡,見賊少,爭前擊之,人馬俱陷泥淖中,自成腦中鋤死。

05

然而,關于李自成的最后歸宿之謎,并未就此塵埃落定。

清代乾隆年間,湖南澧州有個官員叫 何璘,他根據自己調查所得,寫成 《書李自成傳后》,對李自成死于九宮山一說提出質疑。

他認為,李自成 「設疑代斃,以為緩追脫身之計」,后在石門夾山寺遁入空門。

在這篇文章中,何璘講述了他聽聞的故事:

李自成南下后,面對清軍與南明的前后阻擊,且部下多叛逃,已經心灰意冷,于是「舍騎入山,削發亡命」,逃到石門縣的夾山寺出家為僧,法號 「奉天玉」,活到了康熙年間,年約七十歲去世。何璘問寺中還在世的老僧,他們回憶說,沒有人知道奉天玉和尚來夾山寺之前的經歷,但聽他的口音,好像是西北一帶的人。

何璘還為自己的說法提供了一些佐證,如李自成「失蹤」后,大順軍余部在澧州、石門一帶盤踞多年,也沒有另外推舉一位首領,也許是因為李自成隱居山間。

石門一帶地處湘鄂交界,層巒疊嶂,地勢復雜,正好作為兩個朝廷都要追捕的頭號逃犯的藏身之地,而夾山寺是歷史悠久的禪寺,也可為這位為帝為寇又為僧的傳奇人物提供一個修行之地。

何璘認為,「奉天玉」這一法名的由來,是因為李自成曾自稱「奉天倡義大元帥」。還有人說,王者主也,主若隱其頭就是「玉」。

李自成「出家說」由來已久,但建國后,出家說曾長期得不到認可,并被有意掩蓋,有學者認為這是一種「逃跑主義」 ,不利于營造農民軍領袖的形象。

1984年,湖南石門縣夾山寺發現了奉天玉和尚墓,墓葬中出土了大量關于奉天玉和尚的文物,且違背僧規,按俗禮下葬,似乎印證了闖王當和尚的故事并非空穴來風。

當地人還發現過奉天玉和尚的畫像,是一種雌雄眼、面貌猙獰的形象,「雌雄眼」即眼睛一大一小。《明史》記載,李自成「高顴深頔,鴟目曷鼻,聲如豺」,相貌比較奇特,而且他在征戰時曾被射傷左眼,賤傷痊愈后導致兩只眼睛一大一小,這恰好與奉天玉和尚像的雌雄眼相符合。

但是,奉天玉和尚是否為李自成至今仍存疑,缺乏有力的實證。李自成禪隱夾山的說法,也只是各地闖王傳說的其中一個。

▲金庸武俠小說中的李自成形象,參考了闖王「出家說」。圖源/影視劇照

甘肅榆中縣,人們相信,李自成兵敗后,在親信的掩護下逃脫,隱居于榆中縣青城鎮,而且死后埋在了青城鎮黃河邊的龍頭堡子。這一說法,源自當地的一本《李氏宗譜》以及李氏后人的祭祀活動和青城鎮的口頭傳說。

湖南臨澧縣,有一個蔣氏家族,自稱其發跡與李自成有關。一說闖王失敗后,將兒子寄在蔣家,并給了一支令箭,可用其在河邊船上取金銀,蔣氏撫養闖王之子長大,由此發家。現代女作家丁玲就是臨澧蔣家的后人,她回憶說:「我小時候也聽過不少這方面的傳說,家里老人說,臨澧的蔣家是李自成的后人。」

那個讓明清兩朝共同忌憚的梟雄,在掀起了一場驚動天下的風暴之后,歸于沉寂。

他的生死下落,在此后數百年成了一個為人津津樂道的大IP,而歷史的是非功過,不過成王敗寇而已。

參考文獻:

[清]吳偉業:《綏寇紀略》,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清]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中華書局。1977

[清]計六奇:《明季北略》,中華書局,1984

[清]彭孫貽:《流寇志》,浙江人民出版社,1983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1974

[清]潘松,高照煦:《米脂縣志》,清光緒三十三年刊本

顧誠:《南明史》,中國青年出版社,1997

劉重日:《四十年來歷史疑案追蹤——談談李自成「歸宿」問題》,《求是學刊》,1998年第6期

趙國華,張德信:《李自成之死考辨》,《明史研究》,1999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