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同陳思,武類太祖的曹髦,為何做出討伐司馬昭這種以卵擊石行為

全组的希望 2022/09/19 檢舉 我要評論

前言

曹髦是曹魏政權的第四位皇帝,鐘會曾經在司馬昭面前評價曹髦,用了八個字: 才同陳思,武類太祖。這八個字可謂是字字千金,說曹髦的才華和陳思王曹植一樣,武功與魏太祖曹操相似,合起來就是說曹髦文武雙全,而且鐘會在評論曹髦的時候,年輕的曹髦不足20歲。

同樣是虛歲20歲的曹髦,身為曹魏政權的第四位皇帝,同時是第二位傀儡皇帝,在司馬昭篡位的前夕,僅僅率領宮中一班太監、奴仆、文官和微不足道的武士,以卵擊石般討伐當時掌握天下兵馬,同時控制整個朝廷上上下下包括宮中宿衛在內、權勢滔天的司馬昭,無異于自盡般地行為,最終得到意料之中的結果,曹髦被賈充指使成濟所弒殺,一代文武雙全的皇帝就這樣死于小人之手,實屬可惜。

曹髦是自秦始皇稱帝后被當場弒殺的第三位皇帝,前兩位是秦二世胡亥和新始祖王莽。

曹髦

一、曹髦其人

曹髦是魏文帝曹丕的孫子,父親是東海定王曹霖,曹髦是曹霖是庶長子,被封為高貴鄉公,據說曹霖是個性性殘暴的人,動不動就殘害家中的婢女,但在曹髦身上,與他的父親則完全相反,《三國志》的作者陳壽也評價曹髦是聰明好學、大器早成,事實曹髦的行為完全稱得上這個評價。

曹髦被立為皇帝是因為郭太后的堅持,郭太后是曹叡的皇后,原本司馬師是想立曹操的兒子彭城王曹據為皇帝,但是郭太后以「曹據是曹操兒子,算起來是自己的叔叔」為由執意堅持立曹髦為帝,這麼說也有道理,因為郭太后畢竟還想當幾年皇太后,輩份不能亂,最終還是司馬師作出讓步,同意了。

曹髦被立為皇帝的時候只有15歲,那一年是公元254年,15歲只能算個涉世未深的少年。

當時曹魏政權的一切軍政大權都掌握在以司馬師和司馬昭兄弟為首的世家大族手中,自高平陵政變后,司馬懿就奪取了曹魏的主導權,經過司馬家四五年的運作,凡是反對司馬家族的曹魏宗親或重臣全部被伏誅,司馬懿在公元249年殺了曹爽一黨五千多人,司馬師在公元245年又殺了夏侯玄、李豐、張緝一黨三族,就連23歲的魏帝曹芳也被廢掉,經過兩次大規模的誅殺,曹魏朝堂之上敢于公開反對司馬家的人基本上沒有了。

曹髦

曹髦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即位為曹魏政權的第四位皇帝,任誰也不難分辨出曹髦就是司馬家的傀儡,整個朝廷當中的官員都不傻,知道應該如何站隊,同時15歲曹髦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地位,前車之鑒的曹芳就是自己的榜樣,所以剛剛即位的曹髦表現得處處小心謹慎,在首次進京之時,群臣請曹髦以皇帝之禮住前殿,曹髦推辭了,群臣又請曹髦以皇帝之禮儀進入京城,他還是推辭,就連進入宮中也是隨大臣一起步行,而放棄車馬。

二、曹髦的反抗

一個15歲孩子如此謙虛,足以見曹髦所受到的教育讓他保持謙虛之心,如果你僅僅以為這是一個謙虛的孩子皇帝,那你就完全想錯了,事實上,曹髦不僅謙虛,而且還還非常聰明,頗有心計,就在曹髦即位的第二年,手握曹魏軍政大權的司馬師因為平定淮南毌丘儉及文欽的叛亂,導致眼瘤癥并發,在許昌病死, 身在洛陽的曹髦立即抓住機會,下令讓司馬昭留守許昌,讓尚書傅嘏率領軍隊回到洛陽。

當時的司馬昭官職是衛將軍,有兵權,司馬師剛死,司馬家還沒有來得及進行權力交接,16歲的曹髦就知道用詔令來奪取兵權了,如果尚書傅嘏聽從了曹髦的命令,率領大軍回京,而司馬昭留在許昌則針被孤立,曹髦就有機會奪回部分兵權,誰也沒有想到一個16歲剛即皇帝位只有一年的曹髦會有這樣的奪取心計,可惜的是尚書傅嘏是司馬家的人,與鐘會一起為司馬昭謀劃,讓司馬昭不聽從曹髦的命令,直接率領大軍回到洛陽,就這樣粉碎了曹髦的奪權計劃, 45歲的司馬昭權力還沒有捂熱,就被16歲的曹髦來了個下馬威,還差一點奪了兵權,這就是鐘會評價曹髦的「武類太祖」

這是曹髦第一次對司馬家篡權進行反抗,可惜因沒人支持而失敗,這就是當時曹魏的政治局勢,朝中大臣已經全部倒向了司馬家,否則也不可能出現在朝廷了,曹髦失敗之后,只能繼續隱忍尋找機會,以曹髦的聰明才智是絕對不可能放棄奪回屬于自己權力的。

曹髦

三、 曹髦的執政

曹髦作為年輕的皇帝,在魏國的執政可圈可點,新官上任三把火,曹髦這個新帝上任也是三把火:

1、派出侍從官員到全國各地巡視,慰問地方官員和百姓,同時官員失職情況和有無違法、冤案發生

了解全國情況,探訪各地官吏百姓,一個正常的皇帝這麼做非常需要,是治國的表現,但一個傀儡皇帝這麼做,明顯就是不甘心于傀儡,曹髦越是賢能,司馬昭就是越是猜忌。

2、將洮西之戰之戰失敗的責任攬到自己身上,安撫洮西之戰中魏國前線犧牲的士卒家屬,給予慰問和撫恤,并免除士卒家庭一年的賦役,收殮陣亡士卒尸體。

洮西之戰是姜維發動對魏國雍州刺史王經在洮西發動的戰爭,當時王經手下陣亡士卒萬余人,曹髦這是收買百姓民心,至少曹髦懂得。

3、赦免逃到蜀地的魏國人在隴右四郡及金城郡的家屬罪行。

曹髦與司馬昭

這同樣是曹髦籠絡人心、穩定地方的手段,如果曹髦不是個傀儡皇帝的話,無疑會是曹魏的第四位明君,曹髦收買人心的方法與當年的曹操何其相似,鐘會評價曹髦「武類太祖」真是一點沒有錯,曹髦做的這些政績都是一個正常和英明的皇帝應該做的事,這一年曹髦只有16歲。

《三國志少帝紀》詔曰:朕以寡德,不能式遏寇虐,乃令蜀賊陸梁邊陲。洮西之戰,至取負敗,將士死亡,計以千數,或沒命戰場,噃魂不反,或牽掣虜手,流離異域,吾深痛愍,為之悼心。其令所在郡典農及安撫夷二護軍各部大吏慰恤其門戶,無差賦役一年;其力戰死事者,皆如舊科,勿有所漏。

四、曹髦的文采,暗藏了深刻的意義

除了會治國,曹髦的文采也是相當不錯,曹髦不僅是文學家,又是畫家,都有作品流傳于世,不僅如此,身為皇帝的曹髦也是非常勤奮好學的,不僅向鄭沖等人學習《尚書》,而且還多次與魏國大臣探討治國思想和儒家經典著作,這也就是鐘會評價的「才同陳思」,真不為過。

《三國志》作者陳壽用大量的篇幅描述了曹髦與大臣討論治國的對話,比如曹髦問大臣夏朝的姒少康與西漢開國君主劉邦誰更賢能?誰的功德的更大?

曹髦刺殺司馬昭

姒少康是夏朝的中興之君,姒少康的父親姒相被寒浞所殺,姒少康流落在外,后來少康聯合了虞國及夏朝遺臣,攻滅了寒浞,重新奪回了夏朝的君主之位,并且建立了一個「太康中興」的夏朝,而劉邦是西漢的開國皇帝,以平民之身起兵反秦,建立了西漢王朝,曹髦仰慕的是姒少康,并且與大臣們討論的最終結果也是姒少康比劉邦更賢能,功德更大。

有沒有發覺有什麼問題? 對,姒少康與曹髦的遭遇何其相似?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曹髦的目的就是想做姒少康,除云篡位的奸臣,實現曹魏的中興,曹髦就是拿姒少康與劉邦的比較來影射自己,以含蓄的手法,了解大臣的政治傾向,曹髦問了荀彧的兒子荀顗,鐘繇的兒子鐘毓,邊讓的外甥虞松,還讓鐘會把這次討論給記載下來, 意昧著曹髦向這些世家大族之后表明自己是想做姒少康那樣的中興之主,而不是漢獻帝那樣的傀儡之君

曹髦還與博士們討論《易經》與《尚書》中的內容,并且評論堯帝的用人失誤,和知錯能改的行為,曹髦說得頭頭是道,連那些博士和飽讀經學的儒士都認為曹髦說得有道理,可以曹髦在文采上的造詣不亞于當時的太學博士們。

曹髦被殺

五、曹髦的最后一擊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文武雙全的年輕皇帝,卻帶著一班烏合之眾,大聲嚷嚷著要討伐司馬昭,還在討伐司馬昭之前專門召見了侍中王沈、尚書王經、散騎常侍王業三人,大張旗鼓地告訴他們,「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要去討伐司馬昭,同時還稟告郭太后,然后率領一班人呼喊著出宮去攻打司馬昭,如此反常舉動,卻發生在曹髦身上,完全不合常理,甚至有唯恐天下不知道的意昧在其中。

《漢晉春秋》:帝見威權日去,不勝其忿。乃召侍中王沈、尚書王經、散騎常侍王業,謂曰:「司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廢辱,今日當與卿等自出討之。

《漢晉春秋》:帝乃出懷中版令投地,曰:「行之決矣。正使死,何所懼?況不必死邪!」于是入白太后,沈、業奔走告文王,文王為之備。帝遂帥僮仆數百,鼓噪而出。

《魏氏春秋》:入白太后,遂拔劍升輦,帥殿中宿韂蒼頭官僮擊戰鼓,出云龍門。

注意看《漢晉春秋》的記載,曹髦是在將自己將要進行刺殺司馬昭的行為告訴了王沈、王經、王業三個人,還告訴了郭太后, 刺殺行為明明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為何曹髦要告訴這麼多人?不怕這些人告密嗎?朝中全是司馬昭的耳目,就連郭太后也被司馬昭所控制,曹髦這個聰明一個皇帝難道不知道?而且曹髦「鼓噪而出」,啥叫「鼓噪而出」?就是大聲嚷嚷地出去,而《魏氏春秋》的記載是曹髦還敲響了鼓,皇帝討伐權臣,要弄得皇宮所有人皆知,只有一個原因: 就是曹髦故意要這麼做

這麼做的目的是:曹髦不是要殺司馬昭,而是要自盡!

司馬昭犧牲成濟

六、曹髦為何以卵擊石攻打司馬昭

曹髦將自己要討伐司馬昭的消息弄得滿城皆知,很快王沈和王業就向司馬昭告密了,其實以司馬昭的能力和權力就算沒人告密,曹髦也是沒有任何機會能殺了司馬昭,皇宮城門的守衛都是司馬昭的人,曹髦手下不過幾百個烏合之眾,連正規的武士估計都沒幾個,怎麼殺得了手握兵權的司馬昭?所以曹髦最終死于成濟之手。

曹髦為何要這麼做?

原因很簡單,因為司馬昭加快了篡位的步伐,曹髦不愿意做個傀儡皇帝,更不愿意像漢獻帝那樣被取代,曹髦從當上皇帝的那一刻起,都沒有放棄為曹魏奪回權力的努力,但是隨著司馬昭篡位的步伐越來越近,曹髦感到無力扭轉乾坤,曹髦沒有選擇屈辱地生,而是選擇了勇敢的死。

《三國志少帝紀》:(甘露三年)夏五月,命大將軍司馬文王為相國,封晉公,食邑八郡,加之九錫,文王前后九讓乃止。

也許南北朝時期北魏的敬宗皇帝元子攸更能理解曹髦的死,兩人處境相似,同是天涯淪落人,所以元子攸說出了曹髦自盡的原因:

寧作高貴鄉公死,不作漢獻帝生。

曹髦如果不是自盡和抱著必死的決心,極難理解為何會如此魯莽地發動一場完全沒有勝算的刺殺,最終付出的還是自己的生命。而正是曹髦的死,讓司馬昭的篡位進程戛然而止,司馬昭直到死,都在消除弒殺皇帝而產生的不良后果,而沒有在自己身上完成篡位進程,這就是曹髦自盡而形成的副作用。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