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的弟弟蘇轍有多牛,為撈哥哥差點當皇帝,蘇東坡:弟弟救我

hh 2022/08/08 檢舉 我要評論

蘇軾的老弟蘇轍號稱「撈哥小能手」, 蘇軾被拼命流放,蘇轍為了撈哥一路升職加薪,差點當上皇帝。

蘇轍的一生都在追趕哥哥, 除了在學問上追,還要在腳步上追。

他這一生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救哥哥, 蘇軾的「大冤種」弟弟究竟有多牛?

蘇軾兄弟倆的性格如出一轍,而蘇轍的人生比他哥哥還要牛,嘉佑年間,蘇轍去參加殿試,就做了一件轟動朝堂的大事。

當時禮部有一場會試,主要是為朝堂選拔人才,最后一關是由皇帝決定的,在這樣的情況下, 蘇轍說出來一番驚天動地的話。

在答卷中, 蘇轍竟然大肆批判宋仁宗年老昏聵,聲色犬馬,并且還寵信佞臣,雖然他說的是實話,但是朝堂上還是一片嘩然。

為了蘇轍的這份答卷,朝中一下分成了兩個不同的派別,一派認為蘇轍為人正直,敢直言勸諫,能指出朝中弊端。

不過另一派靠拍馬屁上來的佞臣就不一樣了,他們指責蘇轍對皇上出言不遜,蔑視皇上,應該給他治罪。

這件事在朝野上下爭亂不休,宋仁宗氣的不得了,卻又害怕百姓說他小心眼, 最終不情不愿地給蘇轍通過了考試,只不過試卷被列為了下等。

考完試之后,蘇轍就在朝中被任命為試秘書省校(jiào)書郎,不是什麼大官,就是負責訂正典籍。

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蘇軾被第一次貶官, 而蘇轍為了能撈出哥哥,也開始了自己開掛般的升職人生。

1069年,王安石主持變法改革,而蘇軾并不贊同王安石的主張, 于是他就時常用詩詞諷刺新法。

朝中有人檢舉蘇軾的行為,雖然這時候皇上并沒有公開處罰他,但是這件事也成為了一個開端。

幾年以后,蘇軾調任湖州知州,他在上表中說了這麼一句陰陽怪氣的話:

「陛下知其愚不適時,難以追陪新進;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養小民。」

意思是說,陛下知道我現在糊涂了,跟不上局勢,看到我現在老了沒什麼作為,只能讓我告老還鄉了。

他口中的「跟不上局勢」,就是指不同意新法的變革,就因為這句話,幾個御史台的官員聯合上奏彈劾蘇軾。

這些人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好不容易等到這個機會,于是添油加醋,在宋神宗面前一頓批判,宋神宗知道之后大發雷霆,讓人去將蘇軾押解回京。

經過一番審判后,原本宋神宗想讓蘇軾「改過自新」這事就算過了,宋神宗所謂的改過自新,就是讓蘇軾同意變法。

蘇軾說什麼都不妥協,這讓宋神宗很惱怒,同時就在這個節骨眼上, 有人將蘇軾寫過的詩都收集起來謄抄了一遍。

宋神宗看到這些詩詞后大怒,不僅要給蘇軾治罪,更是牽連了朝中三十多位官員,這一次蘇軾的小命算是踏踏實實走到頭了。

而此時蘇轍也為了撈哥哥,開始了一路的「升級打怪」。

蘇轍為了「撈哥哥」,一下明白了一個人生大道理,自己強大才是王道。

蘇軾被定罪后,朝中很多官員都在為他上書請命,蘇轍也不例外,為了哥哥的事沒少奔波,不過此時他的境遇并不比哥哥好多少,所以足以想見,這時候的蘇轍力不從心。

在這些天寫奏折的過程中,他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 求誰都不如求己,只有自己當上了大官,有了話語權,才能保護好哥哥。

蘇轍先是上書朝廷,想要用自己的官職換哥哥免罪,不過皇帝不但沒有同意他的請求,反而還因為遷怒將他貶官了。

不過好在,他對于自己兄弟的真情實意還是讓宋神宗大為感動,再加上朝中眾人的求情, 最終宋神宗答應饒蘇軾不死,只是貶官了事。

不管怎麼說,好歹也算是留下了一條性命,而等到宋神宗駕崩之后,蘇轍兄弟倆的好日子就來了。

朝中因為變動, 舊黨重新開始執政,蘇軾兄弟倆因為原先反對變法,因此受到了朝廷的重用,蘇轍一路升到了護軍,蘇軾也再次被啟用。

不過不得不說蘇軾是個直腸子,一直被貶都是有原因的。

因為朝中那些舊黨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又開始不擇手段地打擊新黨,朝中再次烏煙瘴氣,蘇軾看不下去了。

這難道不是跟幾年前新黨的做派如出一轍嗎?

于是蘇軾竟然再次跟朝廷提出諫言,抨擊舊黨的執政策略,這下蘇軾總算是把舊黨也給得罪了,蘇軾再次被貶官。

沒了官職之后,再次沒有了收入,偏偏蘇軾又不是個愿意貪污受賄的人,就是以前正風光的時候也沒攢下錢。

他的家中還有十幾口子人等著吃飯,上有老下有下, 于是蘇轍就再次變身「扶哥魔」,開始負擔起了蘇軾一家子老小的吃穿。

不得不說,蘇軾這個哥哥當得實在不稱職,自己總是惹事不說,總是讓自己的弟弟給自己擦屁股。

蘇軾被貶到惠州當知縣,當地比較貧窮,蘇軾的「老毛病」又犯了,明明自己過得也不好,就是見不得鄉親們吃苦。

于是他打算自己掏錢給鄉親修橋鋪路,但是他哪有多余的錢呢?這個時候他想起了弟弟。

蘇軾向蘇轍借錢,可是蘇轍也不是個富裕的人, 他掏空家底還不夠修橋的,于是只能讓妻子變賣家里的典當。

好在他官當的不小,家中有很多是宮中娘娘賞賜的物件,倒是能換不少錢,當年宋神宗還賞賜給他不少金幣,他也忍痛全都賣了。

蘇軾對于弟弟的行為非常感動,經常隔三差五地寫詩相贈。

不過蘇軾給弟弟惹的禍還遠遠不夠, 隨著蘇轍的一路升遷,蘇軾也越來越放飛自我了。

他是蘇軾的「大冤種」弟弟,為了給哥哥擦屁股已經官至宰相,但是沒想到,即使已經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依舊不夠蘇軾「作」的。

蘇軾靠著弟弟的幫助,在惠州過的還算滋潤,不但修橋鋪路,竟然還蓋起了房子,平常時不時寫詩作詞,生活好不快活。

這下朝中有人不愿意了,他們收集了一些蘇軾陰陽怪氣的詩詞,快馬加鞭傳回了京城, 皇上看后勃然大怒,當即就要將他再往南貶,直接去海南。

蘇轍聽到這個消息后頓時嚇得臉色發白,連夜寫奏折去求情,誰知道根本無濟于事。

海南一直是歷史上最慘的流放地,沒有之一,被流放到這里幾乎就已經到了鬼門關的大門了,那時這里荒涼,再加上氣候的原因,到處都是蛇蟲鼠蟻,還沒有醫藥。

多少被流放到海南的都有去無回,還不如直接被判死刑來的痛快。

這一年蘇軾已經60歲了,他在海南孤苦無依,蘇轍根本不敢想象,已經年老的哥哥如何能生存下去。

他在皇帝面前求情不成,又申請跟哥哥一起去海南,不過還是沒有如愿。

不過蘇軾之所以能成為我們如今尊敬的大文豪,是因為他的身上除了有堅韌不屈的正義感, 還有為百姓謀生的拳拳之心。

海南荒涼,他就苦口婆心教百姓耕田、種菜,帶著村民挖井取水,還帶來了很多先進的文化,革除了很多的陋習。

同時他大力在這里開辦學堂,督促孩子們用功讀書,更是親自當教書先生,可以說他是海南文化的啟蒙者,更是海南發展的起點。

朝中有人知道他在海南過得不錯,還特意托人告知這里的官員,誰也不能讓他留宿,不能給他提供幫助。

蘇軾因此被趕走流落街頭,好在百姓對他愛戴有加, 在百姓的幫助下,他的日子才好過了一點。

等到宋徽宗繼位以后大赦天下,蘇軾也終于被赦罪,可以回京任職了,臨走時百姓流淚相送,蘇軾也難舍萬分。

已經貴為宰相的蘇轍總算是松了一口氣,蘇軾年紀大了,也該辭官了。

對于蘇軾來說,弟弟是他堅強的后備力量,他不管貶到哪里,弟弟總能給他最及時的幫助,而對于蘇轍來說,他能一路官至宰相,支撐他前進的力量就是哥哥。

幸好蘇軾平安回京了,要是再折騰下去,恐怕蘇轍就要當上皇帝了。

蘇轍與哥哥的親情實在無私,千年過去了,他們的事跡被后世傳為佳話,至今都令人動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