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克拍一部《新龍門客棧》,成為李連杰心中刺,林青霞心上傷:角膜擦傷險些失明,卻捧紅了張曼玉

黄朔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說亂世莫訴兒女情,其亂世兒女情更深」

————《新龍門客棧》

老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新龍門客棧》在這個「影視江湖」代有才人出的年代,它卻依舊各領風騷二十余載。為何如此,幾經剖析你便會發現,在它塵世的打打殺殺、熒屏內的刀光劍影之中,詮釋出了那句:浮萍漂泊本無根,天涯游子君莫問。這些江湖兒女的俠膽柔情,在徐克的刻畫下,猶如一杯老酒,讓人舊味懷人、感慨無限。不禁讓人感嘆到,在這個風起云涌、亦真亦幻的武俠電影世界中,徐克堪稱是一面不倒的旗幟。

板著指頭算了算,《新龍門客棧》這部作品從問世至今,已過30載,30年有多長?說「過盡千帆」也不為過,可它《新龍門客棧》依舊在武俠題材中風采依然,宛如豐碑一般屹立于江湖世界,無人能撼。

29年彈指一揮間,「周淮安」已成「千面影帝」,「曹少欽」譽為現代動作的代表人物之一,「金鑲玉」風韻猶存,「邱莫言」仍是初戀.....歷久彌新,經久愈堅,電影人雖說伴隨著我們的青春逐漸老去,但《新龍門客棧》的旗幟,卻永遠飄揚在賀蘭山下龍門關前,在那大漠朔風之中。

《新龍門客棧》這部作品的影評千千萬萬,道出了其中千絲萬縷的各種情緒,伴隨著時間的沉淀除了劇中的故事與人物,環境配音與服化道,片中的台詞也讓人猶如細品老酒,令人回味無窮。

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新龍門客棧》背后的江湖故事。

一、出品人吳思遠的「熱血江湖」

吳思遠和胡金銓連同幾位朋友在一起聚會時,酒足飯飽后吳思遠向胡金銓表示「我打算重拍龍門客棧,但是要經得您的同意。」胡金銓也是爽快之人,聽聞后便果斷同意了。

當吳思遠拿到版權后,便開始聯合徐克,著手策劃《新龍門客棧》的前期工作,兩人精挑細選后,選擇了梁家輝、張曼玉、林青霞等演員,由于過程稍長手續繁多,并且本部作品屬于和內地導演李惠民的合拍戲,為此吳思遠和李惠民特意跑了幾次敦煌,看場地,搭外景。

二、從未考慮請李連杰出演

但就在眾人前期工作準備得差不多的情況下,制片人吳思遠遇到了一件大事情,當時有位叫蔡子明(李連杰前經紀人)的人約他在香港麗晶酒店見面。

兩人一見面蔡子民就對吳思遠說:「聽說你要拍《龍門客棧》正好我也要拍,吳思遠表示不愿意:「我手續都已經在申請了,演員也準備好了,這怎麼行呢?」蔡子明卻直言道:「我銀川的景都搭好了,你必須把版權轉讓給我,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罷,反正這部電影我肯定是要拍!」

遭遇這種情況,吳思遠嚇壞了,回頭一想這可怎麼辦才好,跟工作人員該如何交待?就在吳思遠一籌莫展之際,突然傳來了蔡子明被槍殺的消息,因為這一突發的變故,《新龍門客棧》才得以順利開機!

三、雙女主對換角色

《新龍門客棧》籌拍之際,當時原定「金鑲玉」是由林青霞出演,而「邱莫言」的扮演者則是張曼玉。

并且在此之前還有一個小插曲,當時挑選女演員張曼玉的時候,幾乎所有領導都持反對意見,其原因就是高層覺得張曼玉從來沒有演過古裝片,同時當年張曼玉被稱作為「時裝人」,所以高層一致覺得她只適合拍時裝劇。

結果徐克和吳思遠,還是力排眾議大膽啟用了張曼玉,可當時林青霞并不是很喜歡金鑲玉這個角色,故向徐克請求更換角色,最后金鑲玉這個角色才落到了張曼玉頭上。

可在電影上映之后,令大多數人沒有想到的是,張曼玉也憑借金鑲玉一角徹底地進行了轉型,在大眾心中的形象也從花瓶變為了演技派,同時金鑲玉一角遠比邱莫言更討觀眾喜愛,觀眾議論最多的就是金鑲玉這個角色,或許這是當時林青霞沒有想到的。

后來吳思遠在一次活動中,遇到了林青霞,吳思遠問林青霞:「哎,青霞,電影你看了沒有?」結果林青霞回答說:「我不要看,我才不要看!」

或許林青霞對當年的選擇,還是有些許后悔吧。

不知道金鑲玉與邱莫言這兩個角色,你們更喜歡哪一個呢?

四、遭遇突發狀況

武指程小東在一次采訪中,談論到當年《新龍門客棧》拍攝期間,曾遭遇突發狀況,那是一場甄子丹的獨角戲,可在開機時現場演員到位,服裝到位,機器組也到了,然而道具卻沒有到。

進度又比較趕,當時甄子丹戲中是手持一把長劍,無奈之下,程小東就找了一塊門板,大概削了一把長劍的模樣,沒有銀色油漆,就去買了很多香煙,拿香煙盒里面的錫紙,包成一把長劍。

因此,戲中的甄子丹就拿了一柄木棍在拍打戲,細節一晃而過,觀眾根本難以看出端倪。

老話說的辦法總比困難多,真的不無道理!

作品拍攝期間,有一段騎兵圍攻酒樓的戲份,酒樓外的騎兵瘋狂地對著酒樓射箭,可其中有一支箭上的羽毛將林青霞的眼角膜擦傷,整部戲因此擱置。

當林青霞被送往醫院醫治后,出品人吳思遠便打電話向朋友訴苦,說來也巧他朋友說「我正好認識一個女孩子,跟林青霞有9分相似。」吳思遠不敢相信,連忙詢問了地址便出發。

吳思遠抵達北京已經是晚上九、十點,見到這位跟林青霞9分相似的女孩后,當場驚呆了世上竟有如此相像的兩人,在說服了女孩母親后,第二天一早就帶上她回到了敦煌片場。

吳思遠剛到劇組時,工作人員異常吃驚「這麼快就把林青霞治好了,都誤以為吳思遠去醫院將林青霞給接回來了,連工作人員都難以分辨,更加堅定了吳思遠的想法,因此電影的后半部分,有多個鏡頭都是由林青霞替身完成的,并且當時的觀眾基本都沒有認出來。

而在林青霞自傳《我哭了大半個中國》中,她回憶說,至今都不敢看這部作品。

五、好事多磨,甄子丹意外受傷

在《新龍門客棧》的結尾部分,有場戲是甄子丹與梁家輝、張曼玉一同陷入流沙。

開拍前,徐克對甄子丹再三強調到:「子丹一條過,千萬不要重拍。」

因為徐克為了這場戲,同程小東足足準備了4個小時之久,先在沙漠中挖坑,再往面上鋪一層紙板和麻布口袋,由甄子丹手持一面粘上刀片的長劍劈開沙子(紙殼),最終刺向梁家輝。

流程可以說是極其簡單,但在拍攝過程中卻發生意外,刀片割紙板輕松容易,但遇到有韌性的麻布口袋時卻被卡住,甄子丹想到徐克的那句「一條過」,便又使了一把勁。

沒曾想劍卻反彈回來打到了甄子丹右眼上,當場被劃出一條血印,由于之前的劇情甄子丹的左眼已被張曼玉劈出一條血印,現在甄子丹臉上出現了兩條血印,準備了4個小時的戲只能被迫停工。

但萬幸的是,打到甄子丹右眼的刀并不是刀片面,而是刀背,按程小東所言:「如果是刀片面的話,甄子丹可能當場就瞎了!」

六、臨時加戲,成就經典瞬間

在作品的結尾部分,想必大家一定還記得,甄子丹手腳被店小二削為「白骨」的橋段。

其實這一段動作在原劇本中是沒有的,是因為在正式拍攝前,武術指導程小東到了敦煌之后,才臨時想出了這一段打戲,

這場打戲拍完后,一旁的制片人吳思遠不禁感慨到:「這一招是真的厲害,比他之前設計的幾百招都厲害!」

同時為了將這場戲,與之前的韃子店小兒「庖丁解羊」的動作遙相呼應,道具組在敦煌沙漠條件有限的情況之下,來了一個奇思妙想,甄子丹「白骨裸露」的場景,并非是后期特效制作,而是當時道具組找了很多雞骨頭,由一小塊一小塊的雞骨頭拼接而成!

飾演「店小二」的這名演員叫王彤川,本職工作是一名畫家!

七、寫在結尾

有時候很難相信,《新龍門客棧》是一部30年之前的作品,縱觀片中的動作流暢度,與整體色調布景,堪稱是完美,古道西風瘦馬、黃沙漫天蓑衣粗布、冷鐵卷刃、配上微微泛黃的粗糲畫質,讓人不禁感嘆一句:這才是武俠片該有的樣子!

回首如今的動作武俠片,除了滿滿的濾鏡風,就是一些讓人難以分辨誰是誰的女演員們,綠幕摳圖加上花枝招展的服化道,有時候連吐嘈的心思也沒有!可在這部28年前的作品里,它卻飽含了如今武俠作品所缺失的東西,充斥其中的江湖豪情,西北的民風、江湖的俠義、人物鮮明的性格......這一系列構成了這部足以傳世的經典佳作。

原本以為《新龍門客棧》開創香港武俠電影的新河,這只是一個開始,后來才知道它是難以逾越的巔峰,雖然故事還是客棧里的故事,但里面的人卻再也難以復制。

甄子丹飾演的大反派,與陳坤的角色相比,雖然少了那麼一絲陰柔,但憑借著那股邪惡的白髮,和那抹腮紅已經讓人印象深刻,面目可憎當卻有棱有角,你怎麼也將「葉問」與他聯想不到一塊。亦正亦邪,掌控得游刃有余。

俠骨柔情的邱莫言,至情至性的金鑲玉,當年看著張曼玉、林青霞、梁家輝的模樣,恨不得連喝牛奶都學他們灌酒的樣子。

「說亂世莫訴兒女情,其實亂世兒女情更深」,正如老話所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張曼玉的風情萬種,林青霞的英姿颯爽,梁家輝的一腔江湖,將武俠片中的經典元素都發揮到了極致。

可以說,《新龍門客棧》飽含了徐克對于江湖情長的理解,同時它也滿足了觀眾對「武俠江湖」的一切幻想!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龍門客棧香煙裊裊,那個時代的武俠片總給予人一種風塵仆仆的感覺,如同于人物的人生,灰黑朦朧一眼望不到盡頭,有人說「人的悲哀,就在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想浪跡天涯,我卻不要相忘,不要相思,要的只是相濡以沫。

塞外邊關,落日孤懸,前途既然難料,何不一醉方休?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