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海盜到印尼建國,朱元璋懸賞50萬兩抓他不得,朱棣:加到750萬

hh 2022/08/19 檢舉 我要評論

洪武年間,朱元璋親手簽發一份懸賞文書,以50萬兩白銀的價錢懸賞緝拿一名犯人,此舉讓全國民眾感到震驚。

或許,許多人受如今影視劇文化傳播的影響,經常見到劇中人物花錢如流水,動不動就能從懷里掏出幾萬兩的銀票來買東西,誤以為白銀在古代并不值錢,那就大錯特錯了!

要知道,我國自古以來就不是盛產白銀的地區,所謂物以稀為貴,古代的白銀價值其實是很高的。據史料記載,洪武年間,全國一年的財政收入也不過1,000萬兩白銀左右。也就是說,朱元璋這次的懸賞金額就占到了朝廷全年收入的20分之一,這怎能不令人大跌眼鏡。

更令人震驚的還在后面,朱元璋的高額懸賞并未奏效,明成祖朱棣相比他老爹更夸張,同樣是為了抓到此人,竟然把懸賞金額漲到了750萬兩白銀。而當年明朝全年財政收入才1,100萬兩白銀,超過了全國收入的一半以上,簡直不可思議!

此人到底犯下什麼滔天大罪,又是何方神圣?竟然惹得朱元璋父子如此寢食難安,氣憤填膺,誓要將他治罪,非要拿下他的項上人頭呢?

此人名叫陳祖義,不是叛軍首領,也非一方諸侯,而是一名常年混跡于海上的海盜。

說起陳祖義當海盜的原因,其實與朱元璋也有關系。

陳祖義是廣東潮汕人,出生于一個普通漁民家庭。幼年時上過幾年私塾,算是半個文化人。

如果按照正常人生軌跡,陳祖義此后應該是參加科舉考試,運氣不錯的話,或許能混個一官半職。假如運氣不太好的話,應該會在家里子承父業,當一個普通的漁民,娶妻生子,由此慢慢終老一生。

然而,這兩條人生路都與陳祖義無關,命運就是那麼不可捉摸。朱元璋登基以后,隨即頒布了一道禁海令,規定全國各地沿海居民一律不得從事海外貿易,更不能下海捕魚,違令者要麼坐牢,要麼人頭落地。

這樣一來,那可就苦了靠捕魚為生的沿海居民了。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像陳祖義這樣的漁民家庭就此斷了生路。要錢沒錢,要地沒地,即使有地也不會耕種。

因而為了謀生,他們只能遠走他鄉,紛紛下南洋,跑到馬六甲海峽一帶繼續捕魚為生。

話說,那是別人的國家,別人的地盤,別人的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并不是你想來就來,別人會處處都會遷就你的。

陳祖義一家人好不容易安頓下來,重操舊業,繼續捕魚,卻多次遭當地人排擠,甚至還經常被勒索敲詐,生活幾乎難以為繼。

人善被人欺,陳祖義成年以后,心里漸漸覺得不是滋味,干脆就心一狠,聯手幾個一起下南洋的鄉親,干起了無本萬利的海盜生意。

陳祖義膽大心細,還有一點文化,做起海盜來竟得心應手,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加入了他的隊伍。十幾年后,他竟然一躍成為了海盜扛把子。

后來的史料記載,陳祖義的海盜隊伍最興盛的時候,手下有大小各類船只一百多艘,大小海盜分子約一萬多人,堪稱當時世界上最龐大的海盜團隊。

當然,這與陳祖義善于拉攏人才有很大關系,只要有人動了心思想當海盜,他總是上門好說歹說,利用各種手段拉人入伙,從而讓隊伍不斷壯大。

為了搶劫更多的過路商船,他們的活動范圍也非常寬廣。除了南洋各國,包括我們沿海地區、台灣、日本都會涉獵,甚至在印度洋都經常見到他們的身影。

大明朝當時國力強盛,兵強馬壯,為什麼不聯合各國剿滅這幫海盜呢?

首先,明朝當時并沒有一支像樣的遠洋海軍,又頒布了禁海政策,士兵們都不太擅長水戰,戰斗力可想而知,更別提出海去打仗了。

海洋是海盜們長袖善舞的大舞台,幾乎每天在海上活動,如果明軍與他們硬碰硬,根本討不到便宜,大機率要吃敗仗。

其次,陳祖義舍得花大錢造船,并且打造出來的戰船特別堅固結實,非常適合于海上的航行,并且他們熟悉每條航線,懂海洋各處水域以及氣候。

因而,即使大明王朝和南洋各國對他們不勝其煩,卻又管不了,只能提醒本國商船盡量避開,不要與他們發生沖突。

久而久之,陳祖義的心里就開始膨脹了,胃口也變大了,不再滿足于只搶劫過往的商船,甚至有了搶地盤,弄個皇帝來當當的想法。

畢竟當時的海上貿易并不繁忙,遇上他們這幫攔路搶劫的海盜,更是血本無歸。這樣一來,各國反而刻意減少了貿易的次數。

陳祖義的海盜隊伍又沒有其他產業,總不能坐吃山空吧?于是,他們開始跑到明朝的東南沿海滋擾生事,干一些燒殺搶掠的勾當。

老百姓哪里受不了?只能把這情況報告官府,可是官府也沒啥好辦法,最多增派士兵加強巡邏,終究是治標不治本。

時間一長,老百姓當然怨聲載道,到處說明朝官府辦事不力,連小小海盜都治不了。

海盜侵擾的報告文書頻頻送到朝廷,朱元璋頓覺尷尬,這大明朝的威嚴被海盜肆意挑釁,該如何才能把面子找回來?

更讓朱元璋生氣的是,有一次,這一支浩浩蕩蕩的海盜大軍,甚至一口氣打下來沿海50多座大陸城鎮,似乎還有占地為王,與大明朝分庭抗禮的意思,儼然成了一支可怕的叛軍。

朱元璋怎麼能受得了海盜如此猖獗?因而,一向以摳門而著稱的他,親手簽發文書,懸賞50萬兩白銀通緝陳祖義,這也就不奇怪了。

奈何陳祖義率領的海盜隊伍,從不與明軍發生正面大激戰,打不過立即撤退到船上,讓不少想殺他領賞的明朝將領,最后只能望洋興嘆。

就這樣,海盜們一直在海上耀武揚威,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如入無人之境,成了朱元璋的一塊心病。

正如上述種種原因,即使朱元璋愿意懸賞重金拿陳祖義的人頭,卻一直到他駕崩的那年,那個領賞的勇夫也沒有出現。

反而,大明朝內部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

1399年,燕王朱棣因不滿父親將皇位傳給長孫朱允炆,直接在北京起兵造反,并且一打就是三年之久,史稱「靖難之役」。

朱棣從侄子朱允炆手里順利奪得皇位。登基后,北伐蒙古,編修《永樂大典》,大有一展宏圖的抱負,也讓大明朝頗有些欣欣向榮的氣象。

這段時期,陳祖義的海盜船隊也沒閑著,相比以前更加壯大了,依舊還干著海盜的老本行,還跑到一個叫三佛齊(現屬印度尼西亞)的地方,與當地一個叫渤林邦的小國搞好了關系,并且搖身一變當上了大將。

不久,渤林邦的國王麻那者巫里不幸年老病逝。陳祖義自立為王,很快順利奪取了王位,又變成了一名小國王。

如果陳祖義此后修心養性,金盆洗手,好好做他的國王,或許還能頤養天年,不至于落得個人頭落地的下場。可他偏偏喜歡瞎折騰,也許當地的物產不豐富,不能滿足他的欲望。也許是當海盜這麼多年,還沒有人可以治得了他,讓他誤以為以后永遠會這樣。

俗話說:「德不配位,必有災殃」。陳祖義當了國王以后,依然喜歡干海盜的勾當,卻一不小心就把朱棣惹翻了。

有一次,朱棣要在國內舉行大型外交活動,按照慣例通知了南洋各大小國家,因而國王們都開始按規矩準備貢品,到時獻給大明朝。

陳祖義也收到了通知,心里不由犯嘀咕:這明朝不計前嫌,倒也值得交往,可是這貢品該怎麼辦呢?

過了一段日子,陳祖義依然沒有想出好辦法,如果用那些千辛萬苦搶回來的金銀珠寶去獻給朱棣,心里實在不痛快。

眼看到了參加明朝外交活動的日子,陳祖義率部干脆開了一艘空船出來。

這是啥意思?就是此海是我開,若想此路過,留下買路錢!直接搶!

就這樣,陳祖義一路開船往明朝方向走,路上遇到船只就攔路搶劫,也不挑目標,搶到啥玩意就準備送給朱棣啥玩意。

結果,船到了中國大陸,陳祖義的船隊搶了滿滿一船的金銀珠寶,這才興高采烈地挑了一部分,派了一隊人馬送到朝廷。

誰知,陳祖義搶的一些船隊里,也有好幾只船本來都是來給朱棣獻貢品的。那被搶貢品的國家使者哭喪著臉,跑到朱棣面前就開始狠狠的告狀,把陳祖義如何喪心病狂搶劫他們的貢品的情形,一頓添油加醋的抖了出來,并懇請朱棣主持公道。

朱棣心里不痛快了,陳祖義這個海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敢情是拿著原本就是我的貢品來「借花獻佛」,自己一點貢品都想不出,這也太膽大包天了!

不久,這個消息一下子就傳開了,頓時全國老百姓皆議論紛紛,弄得朱棣尷尬無比,面子怎麼也掛不住了,那就新老舊賬一起算。

因為考慮到抓捕陳祖義的難度,朱棣直接將賞金提高到了750萬兩白銀,整整提高了15倍,只要誰把陳祖義的人頭拿來,賞金就歸誰。

不過,據民間野史記載,朱棣之所以肯把賞金定到如此令人咋舌的地步,其實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明朝建文帝一直下落不明,據說最后逃到海外投靠了陳祖義。

眾所周知,建文帝朱允炆的存在,永遠是朱棣的一塊心病。只要這個侄兒還活著,就意味著朱棣的皇帝寶座似乎名不正言不順。因而,凡是打著建文帝的旗號搞事情,在朱棣的眼里,那就是十惡不赦,那就要斬草除根,必須除之而后快,不留后患!

朱棣此后鐵了心,一心想要除掉陳祖義,可人家在萬里之外,賞金再高也拿他沒辦法。

那怎麼辦呢?只能造船,與陳祖義在海上一決高下!

朱棣素來性格強硬,說干就干,找來了后世大名鼎鼎的鄭和,開始不惜花費巨金,傾全國之力開啟了史無前例的造船工程。

1405年,鄭和奉旨督辦打造的寶船竣工。據史料記載,該船長44丈,寬18丈,高8層,為了保證航行平穩,最底層全部用來放砂石,也就是俗稱「壓倉」。

最讓人驚嘆的,還是寶船的排水量超過1000噸,就這項造船工藝技術水平,領先了世界整整一個世紀。

100年后的西方航海家哥倫布、麥哲倫之類的,他們所用的船只大小與鄭和寶船相比,僅僅只有寶船的十分之一。

因而,在當時那個時代,鄭和寶船就是今天的「航空母艦」。

大明朝并未就此滿足,還以寶船為核心主體,繼續打造大小各類船只,準備組建一支規模空前的遠洋艦隊。

為了能夠長期在海上航行,鄭和寶船配置打造了「馬船」,即一種可以快速進行水戰和運輸的兼用船。還有「糧船」,一種運輸船隊所需要糧食,保障后勤供應的船。

其次,還有專門擔任護航任務的「坐戰船」,專門用來儲存和運輸水的「水船」……可謂是萬事俱備,只等朱棣一聲令下,就能揚帆起航!

1405年,中國歷史上著名的「鄭和下西洋」正式開始,大明朝第一次出使就動用了62艘大小船只,官兵水手共計二萬八千余人,令世界沿海各國為之側目。

陳祖義見到大明朝如此大陣仗,心里有些害怕了,當然不敢正面應戰,甚至都不敢輕舉妄動,見到船影就率部溜之大吉。

鄭和想要找到這幫海盜也并不容易,畢竟不熟悉當地的水域、地形等情況。不過,他們也沒有閑著,開始主動與外國加強海外聯系,搞貨物貿易,并受到了沿海各國人民的熱烈歡迎。

至于尋找建文帝這個更為隱蔽的任務,鄭和船隊卻一直沒有多大的進展。

1407年,鄭和率部經過近兩年的航行,停靠在一個叫舊港的地方,而這里恰好也離陳祖義的老巢并不遠。

陳祖義這下又蠢蠢欲動,動了心思,他知道鄭和的船上有不少「寶物」,開始盤算如何才能搶到手。

經過打聽,得知鄭和是個太監,陳祖義十分高興,多少有些瞧不上,認為鄭和外強中干,根本不會帶兵打仗,即使以前在陸地上打個幾次勝仗,也只是僥幸而已。

不過,這一支明朝船隊太過龐大,如果硬攻的話,無異于以卵擊石,自己的船隊幾乎沒有勝算。

于是,陳祖義想來想去,認為只能智取,就寫了一封投降信送給鄭和,采用了中國兵法里比較經典的計謀,那就是「詐降」。

鄭和收到陳祖義的投降信,心里十分高興,如果能將這個縱橫海上數十年的海盜頭子降服,回去后稟報朝廷,那可是大功一件。隨即,他親自回信給陳祖義,大大贊揚了一番,表示只要他愿意歸順朝廷,一定會稟明圣上,保他此后加官進爵,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

信末,鄭和還與陳祖義約定了具體受降的日期。

陳祖義見鄭和中計,自然喜不自勝,隨后鼓動部下:「明朝船隊數量雖多,人數也不少,但他們都是初次出海的,根本不擅長海戰。而且他們船只龐大,行動遲緩,又不熟悉地形,咱們只要團結一致,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一定能夠凱旋而歸!」

不巧的是,陳祖義的陰謀,被一個叫施進卿的僑民知道了,然后偷偷跑去告訴了鄭和。

鄭和原本就不太相信陳祖義,這一路上都是聽到別人投訴他,如今聽了施進卿的密報,趕緊召集手下商議如何應對。

最后,大家一致決定,不如將計就計,讓陳祖義有來無回,然后各自私底下去精心布置,打造了一張對付海盜突襲的天羅地網。

鄭和的伏擊計劃也不復雜,等到陳祖義的船隊開過來,馬上就對其進行分割包圍,用傳統的「火攻」戰法,趁勢把海盜的船只全部燒掉。

到了約定的日子,陳祖義率部開著船,帆上掛著白旗,來到了約定的海面,看見鄭和的船隊并無什麼異樣,似乎毫無防備,于是就放心的開到了寶船的邊上。

正當陳祖義興奮不已,準備發出信號,命令海盜船進行突襲時候,突然聽見數聲巨響,抬頭看見天上火炮齊刷刷朝自己船隊射了過來,不由大驚失色,這才明白中計了。

不久后,陳祖義麾下所有的海盜船只被逐一分割包圍,成了明軍火炮的活靶子,瞬間亂了陣腳,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海盜們就被炸得血肉橫飛,死的死,傷的傷,許多人都沉到海底喂魚去了。有些運氣好的海盜,見勢不妙,趕緊繳械投降,最后全部成了明軍的俘虜。

據史料記載,這一仗明軍擊沉敵船20余艘,俘獲敵船30多艘,殲滅海盜5000余人,繳獲戰利品不計其數,大獲全勝。

陳祖義試圖負隅頑抗,似乎也沒有什麼作用,最后在一片混亂戰斗中,與其他三位匪首被明軍士兵生擒活捉。

1407年底,陳祖義等10多名海盜匪首被押解回南京受審。

朱棣得知陳祖義被抓獲,龍顏大悅,到了行刑的那一天,特意召集南洋各國使臣前來,專門搞了一個慶祝儀式,隨后才將陳祖義斬首示眾。

自此東南亞海域恢復了久違的平靜,各國之間的貿易日益頻繁。鄭和鏟除海盜的壯舉,也受到了各國沿海百姓的稱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