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用一輩子爭取的廟號被嘉靖給改了,太宗變成祖,意義懸殊巨大

全组的希望 2022/09/05 檢舉 我要評論

一、朱棣廟號之更

明成祖朱棣,明代第三位君主,是有明一代人們耳熟能詳的一位大人物。 但許多人都未曾注意到,朱棣在死后的廟號一開始并非「明成祖」。這位通過將自己正當繼位的侄子建文帝趕下臺而強行繼位的帝王,在去世后首先得到的廟號其實是「太宗」。記錄朱棣生活的官方資料《明太宗實錄》便是因此得名。

太宗這個廟號,在唐、宋、元、清幾代的擁有者都是曾左右王朝發展方向的重要人物:唐太宗李世民、宋太宗趙光義、元太宗孛兒只斤·窩闊臺、清太宗皇太極。與這些人相比,朱棣若以「太宗」為廟號,也是毫不突兀——事實上,作為篡位者,朱棣也特別希望擁有「太宗」這個廟號。在傳統廟號制度中,「太宗」一般是王朝第二代皇帝的廟號,是僅次于開國皇帝之「太祖」或「高祖」的重要廟號。 能獲得「太宗」這個廟號,便能顯著抹殺建文帝的存在,樹立和進一步強調自身的正統性。

在生前,為消解建文帝的存在感和樹立自身正統性,朱棣本人就已經做了許多事,譬如所謂「靖難之役」的「靖難」本義是指「平定叛亂」,朱棣將自己的謀逆之舉宣稱為「朝無正臣,內有奸臣,必舉兵誅討,以清君側之惡」;為減少阻礙,朱棣曾大肆殘殺建文朝老臣,尤其是一些恪守禮制的文臣;建文朝頒布的律法,基本上都被更改回朱元璋洪武年間的舊令……所以對于朱棣在死后首先獲得「太宗」這個廟號,我們甚至可以大膽猜測這其實是朱棣早就安排好的一件事——或者說,他至少對于自己能獲得「太宗」這個廟號十分有把握。

不過朱棣沒想到,真正敢和自己對著干的人,居然是近百年后的后輩朱厚熜。宗族子弟出身的朱厚熜,在繼位后為樹立自身的正統而曾對其父朱祐杬進行追封。皇帝的父親自然是皇帝,朱祐杬即在名義上獲得了皇帝的身份。而優秀的皇帝一般都有廟號,朱祐杬便也不能少。

事情發展至此,朱厚熜為自己父親追加廟號和朱棣受「太宗」之廟號好像還是毫無關系的兩件事。但也正是至此,朱厚熜干出了一件簡直能把朱棣「氣活」的大事—— 將朱棣「太宗」之廟號改為「成祖」

二、「祖」、「宗」到底有何差別

「祖宗、祖宗,有祖才有宗。」朱棣從明太宗變成明成祖,由「宗」升為「祖」,乍一看好像并非一件壞事。按邏輯甚至還能得出這是朱厚熜在為朱棣「升輩分」的結論。但事實上,「祖」、「宗」在廟號方面存在的差異是無法逾越的。

廟號是在帝王逝世后,在太廟里立室奉祀而追尊的名號,擁有久遠的歷史。《史記》便載有「蓋聞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開國之君一般為「祖」,即「始取天下者」。守成且有治國之才能者一般為「宗」,即「始至天下者」。 按制度和慣例一般一個王朝只有一位「祖」(但也有例外,如清代一朝三祖),「宗」則可有多位。但其總數也不會太多,畢竟只有那些做出杰出貢獻的帝王才配受到如此尊崇。

前面說到,對朱棣這位篡位者而言,「太宗」這個廟號才是充分肯定其為開國皇帝朱元璋的正統繼承人的最佳選擇。 而若將廟號更為「成祖」,乍一看是由「宗」升為「祖」,實際上是在說朱棣并非是繼承了朱元璋的帝位,而是在推翻建文帝之后又新建了另一個王朝——這簡直是坐實了朱棣違背祖訓和禮制的謀逆之罪。

三、嘉靖帝更廟號的原因

朱厚熜雖是明武宗朱厚照的堂弟,是以宗室的身份入宮繼位,但好歹也是朱棣的后代。自己累死累活一輩子才確立了自家統治的正統性,朱厚熜卻一腳讓朱棣直接「回到解放前」。如此,若是朱棣不氣那著實正常。

不過話說回來,朱厚熜為什麼要做把朱棣的廟號從「太宗」改為「成祖」這種「違背祖訓」的事呢?其實這是因為朱棣「太宗」的廟號與朱厚熜父親朱祐杬的廟號可能產生沖突。倒不是說朱厚熜想要給父親也安排一個「太宗」的廟號,而是按照當時的禮制,有明一代的太廟只能奉祀八位有廟號的帝王。

從朱元璋算起,如果朱祐杬擁有廟號,那麼朱厚熜自己就可能在死后無法擁有廟號。如果朱厚熜有了廟號,那太廟就會「超員」,既往帝王極有可能被移出——顯然,并未真正做過帝王而是沾了兒子的光的朱祐杬就是那個最容易被移出的 。所以為了確保自己和父親在身后皆能享受最高規格的帝王奉祀,朱厚熜就干出了抬高朱棣之廟號的事。

在朱厚熜看來,自己是一面提高了朱棣的地位,一面盡到了自己的孝道,一面又維護了自己的利益,為朱棣改廟號便算是一石三鳥的好事。可于朱棣而言,從「太宗」到「成祖」,是將自己篡位之實放到了最光亮的臺面。自己的多年努力就這麼被「熊孩子」后輩付之一炬。朱棣若能知曉,恐怕至少都得用拐杖敲腫朱厚熜的頭。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