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金寶星爺的《功夫》恩怨羅生門背后,藏著香港功夫片的最終宿命!

黄朔 2022/11/25 檢舉 我要評論

據說真正把「星爺」這個稱號叫出圈的,是洪金寶。

在洪金寶叫出那一聲星爺之前,盡管從《豪門夜宴》里的曾志偉到「大傻」成奎安,港片業內已經有很多人管星爺叫星爺,但周星馳在大眾層面最廣為人知的稱號,還是星仔。

直到有一次業內聚會上洪金寶對周星馳說:「星仔,叫大哥已經不能代表你現在的影壇地位了,叫‘星爺’才得啊!」有了這位影壇大哥大蓋章,星爺這個名號就此落地。

洪金寶叫周星馳星爺,分量自然不同,王晶在拍攝《大上海》時,曾說能受得起周潤發一跪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他的老爸王天林,一個就是洪金寶。

當年洪金寶在片場和星爺偶像李小龍較量功夫的時候,星爺還在偶像的鼓舞下,對著家里的油鍋練鐵砂掌,要不是星媽叫停,觀眾可能看不到俊才星馳的喜劇之王的表演了。

然而正是這位蓋章星爺的港片大哥大,因為《功夫》和星爺留下了一段恩怨往事。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功夫》之后,再無功夫。

20年來,除了墨鏡王的《一代宗師》,華語電影能拿得出手的唯二兩部功夫片,正是洪金寶都有參演并擔任武術指導的《殺破狼》和《葉問2》。

一個喜劇之王,一個港片大哥大,道不同,難與為謀,但卻在命運的交錯與交鋒之間,共同維持了華語功夫片最后的體面。

在此以后,流量們的唯美慢鏡統治一切。

而洪金寶和星爺也都老了。如果星爺不食言,《功夫》應該會是少時習武的周星馳,一生中主演的最后一部功夫喜劇。

而近期暴瘦的洪金寶,也大機率無法像《葉問2》一樣,再和甄子丹站在桌子上大戰三百回合。

別說洪金寶,去年56歲的甄子丹都說,《葉問4》是自己最后一部功夫片。

功夫講究拳怕少壯,可是少壯在哪里?

當年七小福中的大師兄洪金寶68歲,成龍66歲,最小的元彪,62歲。周星馳,57歲。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 可惜那場「功夫」恩怨背后,竟藏著港產功夫片的終極宿命。

洪金寶和星爺的恩怨真相如何?元華一語道破

周星馳第一次被人叫星爺,是在1990年的《賭圣》中,他飾演的左頌星在關鍵時候出場,被吳君如說了一聲「星爺」到。當年《賭圣》火爆一時,斬獲4100萬的票房,打敗成龍洪金寶成為當年票房冠軍。

十數年后,當星爺真的成為星爺,卻沒想到會和洪金寶引發一段港片公案。

當年星爺的《功夫》最初的武術指導是洪金寶,傳說兩人吃飯商量劇本,洪金寶一口一個星爺,最后周星馳無奈地嘆口氣說:還是叫我星仔吧。

然而這場合作只進行了三分之一,片中鐵線拳、五郎八卦棍和譚腿的那場對打是洪金寶設計的,那也是周星馳和洪金寶溝通后的結果。

然而當所有東西都拍完以后,周星馳只說了一句「這不是我想要的東西」。

事后洪金寶曾對外界說周星馳脾氣不好,還說周星馳一個電話直接叫他不用去了。

那句吐槽星爺的金句正是來源于此——「不可以只當自己是人,當別人是狗」。

但這個故事其實是個羅生門。

后來有知情人士爆料,其實洪金寶走后周星馳給洪金寶打過好幾次電話,但是洪金寶說自己被咬了好幾個包,需要去醫院治療,無奈之下,周星馳只好找來袁和平頂包。

但洪金寶方的說法是:當時正值炎熱夏季,剛拍攝了幾個片段,洪金寶身上已經被叮咬了很多大包,只能向劇組告假去醫院治療。

雖然兩人因《功夫》而鬧的不歡而散,但周星馳還在電影尾聲的時候還是加上了洪金寶的名字,并且給了他應得的片酬,分文不少。

當年有人問袁和平對星爺的看法,他表示「我不覺得周星馳有多麼的難相處,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他作為導演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演員演的不理想,他導演要求重拍很正常,我覺得這個要求不過分,但是他對演員演戲要求嚴格到是真的」。

真正一語道破玄機的,或許是另一位跟著華語功夫片走遍千山萬水的元華——

「其實他們兩人之間不能說誰對誰錯,周星馳的想法很跳躍,有時候大家昨晚商量好的戲,今天早上周星馳就把它全部否定了,甚至把之前的戲都刪了重拍,一次兩次還好,經常這樣,洪金寶怎麼受得了。但是周星馳對觀眾的把握的確很準,他能清楚的知道觀眾要看什麼,喜歡看什麼」。

更關鍵的是這句話——「不是每個人都能做老二的」。

也許這才是對這場港片羅生門,最合乎情理的解釋。

也許有人會問,洪金寶不能忍,袁和平就能忍?

但別忘了袁和平這個天下第一武指怎麼來的。

當年和徐克拍《黃飛鴻2》,老怪的想法多如天上繁星,攝影指導換了九個,整整拍了八個月,袁和平所有要求全部滿足。

和李安拍《臥虎藏龍》,李安要周潤發和章子怡在竹子上打,袁和平氣到說這是文人說大話,結果還是有了經典的竹林對決。

跟王家衛拍《一代宗師》,王家衛把葉問徒弟梁紹鴻找來,沒開拍就和袁和平扛上。梁紹鴻把頭一搖。 「你看過真實的對打嗎,都是一招過,你打人家一拳沒打著,下一秒就是你倒下了。」 袁和平反問:「一兩招就完事,你會買票看嗎?」 就這麼吵,戲還是拍下來,梁紹鴻還夸袁和平真是第一武指。

袁和平能忍的,洪金寶,自然忍不了。

然而造化弄人,后來媒體再問洪金寶,他的說法是當時生病,劇組沒有辦法才找人頂班,那些往事,都是媒體夸大。

恩恩怨怨,就這樣隨風落在港片功夫江湖。

而故事中人,則就此作別,各自去完成對華語功夫片,最后的使命。

從《殺破狼》到《葉問2》,甄子丹和洪金寶的「最后一戰」

洪金寶曾經離開過那個功夫江湖。

1997年的《黃飛鴻之西域雄獅》之后,洪金寶整整20年不再導演電影,90年代末港片遭遇寒流,他改行去幫銀行去收車,一輛車賺60元。

美國CBS請他過去拍劇,監制是成龍的老搭檔唐季禮,他就真的過去,拍了電視劇《過江龍》,角色名字也很酷,叫龍山虎。美國編劇大概覺得用十二生肖起名字很猛。

結果一播出,是真的猛,收視率位居全美同一時段無線電視節目之冠。

可惜第二季CBS開始作妖,脫口秀紅星Arsenio Hall搖身一變成為主角,戲份轉而集中在華裔女星胡凱莉身上,洪金寶的角色到最后就躺在醫院里,龍山虎不發威,劇集怎麼好看。

果然第二季收視率直線下滑,洪金寶和老婆高麗虹搭機返港,從此不再如成龍一般征戰好萊塢,港片,才是他的江湖。

但他也只有等,等到2005年,一個叫葉偉信的新導演找他演反派,動作指導,是強調近身搏斗的甄子丹。

甄子丹的要求,就兩個字:真打。

整部電影,甄子丹主要和兩個人打,一個是正值體能巔峰的吳京,一個是當年53歲的洪金寶。

吳京對甄子丹,甄子丹棍是真棍,吳京刀是假刀,那是吳京從影以來打得最慘烈的一次。

最后一場大決戰,是甄子丹對洪金寶。

后來導演葉偉信這麼回憶的:那一幕,因為寶大哥與子丹的對打全是用真功夫,又都是喜歡拳拳到肉的打斗場面。金寶早期拍攝電影時,由于不要命的打法,留下了一身的傷痛,寶大哥用腳擋了子丹一腳,導致舊傷復發,站立都很困難,即便是這樣,寶大哥依然咬牙完成了這場打戲的拍攝。

最后一個鏡頭,洪金寶飾演的大哥猛虎發力,將甄子丹飾演的警察撞出玻璃,正好墜落于自己懷孕妻子坐的車上。

自此以后,「宇宙最強」甄子丹,再未在片中輸給任何對手。

這場對打實在太燦爛,隨后兩人分別以不同班底拍攝《殺破狼》「續集」,但所有觀眾心心念念,想看兩人再打一場。

2010年,還是葉偉信,讓這場盼望成真,這一年的洪金寶,58歲,被葉偉信請去擔任動作指導——《葉問2》。

《葉問2》以后,華語電影還有一部經典功夫片——《一代宗師》,論整體,自然是《一代宗師》更燦爛,可若論單場對決,更善于比想法的《一代宗師》,絕沒有一場戲,比《葉問2》這場動作戲更燦爛——

甄子丹和洪金寶的桌面對決。

電影中,葉問于酒樓接受一炷香挑戰,最后一關由洪師傅親自把關,二人打得難分難解,在洪金寶的動作設計下,洪拳剛勁有力,詠春大氣磅礴,直至香燒完仍未分高下。

這場戲足足拍攝8天之久。

整個場景取自于古代武林對抗中的「刀林」, 洪金寶以梅花樁為基礎設計,圓台旁邊則放著多張四方木凳,方凳全部反轉,四腳朝天倒轉放在地上,甄子丹和洪金寶就站在圓台上對決。

雖說有吊威亞可以解決不平衡導致的跌落,但是兩位演員終究是在桌子上比武決斗,輕微晃動都會導致桌子的顫抖,每張凳子只有僅幾厘米供演員落腳,一不小心可能就會跌落受傷。

當時年近六旬的洪金寶和甄子丹套招整整八天,最后一場戲,連環搏拳一鏡到底拍攝,全部真功夫出演,當時現場工作人員全都看到傻眼,好像看真正的武林對決,更何況觀眾是在大銀幕上觀看配上音響效果的版本。

導演葉偉信拍完就說,這必定是一場經典的動作場面。

葉偉信沒說錯,華語功夫片之后十年,也再無這樣精彩的真功夫對決。

因為這就是獨屬于華語功夫片真功夫的璀璨。

單這一場動作設計,洪金寶已經無愧于第廿八屆金像獎最佳動作指導。

但洪金寶拍《葉問2》的驚險卻不僅于此。

在拍攝與外國拳王對戰的重頭戲時,他被比他年輕23歲的英國演員戴倫·薩赫拉維一拳擊中,當場昏厥。醒來后,他試著動動四肢,「覺得還沒什麼大礙」。好,那就繼續拍。

媒體贊他是老而彌堅。他大手一揮:「我也不是硬漢,劇組上百人就在那等著我呢。」

這個時代的頂流們讓無數人等他多少小時都不是問題,影壇大哥大被打暈,醒過來第一件事是不讓劇組人等,老派電影人,終究是有老派電影人的好。

也是這場戲中,他飾演的洪師傅直到最后被打死也死死抓著擂台的繩子,絕不放手,而所有觀眾都記住了洪金寶的這句台詞——「為生活我可以忍,可侮辱武術就不行。」

當年有記者問,甄子丹在紅了之后變得有些「戲霸」,洪金寶說「他和我對戲時是沒有的,還是很尊重我的。」

尊重,當然是源自洪金寶的身份,但也是這些從70年代港產功夫片時代一拳一腳打過來的老江湖,絕對配得上這份尊重。

港片最靈活的胖子打不動了,功夫片也老了

但這也是這位港片「一代宗師」在大熒幕上最后一次發出這樣璀璨的光芒了。

說到底,這都是功夫片的宿命。

有人說,成龍洪金寶推動了港產功夫片的黃金年代,更準確來說,時代也選中了這對龍兄虎弟。

從20世紀70年代的《精武門》開始,華語功夫電影為打破「東亞病夫」的文化招牌,刻畫了陳真這一激憤的功夫英雄形象。李小龍用功夫打開了一個新的類型出口。

從李小龍去世后功夫片空無一人到成龍洪金寶崛起,將喜劇性融入功夫片之中,后來徐克將家國情懷注入「黃飛鴻」系列,李安則在功夫武俠片中反思中式人情倫理,周星馳再造功夫喜劇。

到新世紀以來《殺破狼》《葉問》系列帶來最后的榮光,當年的七小福,雖未包攬,但也從不缺席,讓港式功夫傳奇得到有力的傳承。

在他們所處的時代,是港產功夫片井噴式發展之時,也是港產片創作最旺盛的階段,時代巨幕之下,成龍與周潤發、周星馳并稱為「雙周一成」,被認為是最能代表港片的男人們,而洪金寶電影成為那段港產功夫片黃金時代無法錯過的最閃亮的角標。

潮水來了,會把人頂上風口浪尖,潮水走了,個體也自然跟著退潮。

但正是在這些老而彌堅的功夫老生的感染下,身處脆弱和逆境中的港產功夫片,才能一次次觸底反彈,死不斷氣。

洪金寶上一部自導自演的動作戲,是《我的特工爺爺》。

當年的老伙計石天、麥嘉、徐克組成圍觀天團助陣。 拍攝間隙,洪金寶就與幾個來客串的老友這樣一起坐著。他們或閑聊兩句,或什麼都不必說,就抬頭看看天,「享受一下空氣」。

三十年前,他們所代表的「新藝城」「嘉禾」和「嘉寶」公司是無人不知的金字招牌,加起來就是港片黃金時代的半壁江山。

而現在,洪金寶覺得他們和自己一樣,都老了。

別說他們,《福星》系列中跟他合作、當年嫩出水的劉德華來客串。

華仔也老了。

洪金寶也不再是那個「華語電影圈最靈活的胖子」,而演了個行動遲緩的老年癡呆癥患者,對著掛滿勛章的舊軍服,回憶昔日榮光。

但到了電影的關鍵部分,為了救人,健忘又糊涂的老頭重新抖擻精神,他孤身上陣,憑借一己之力打倒所有黑幫,肥胖的身軀里依舊蘊藏著敏捷的身手和爆發力。

但現實中的洪金寶終究是老了,這種老,首先是搞不懂這個時代。

當年的大哥大他漸漸發現,自己正在失去對片場的控制。劇組里遲到的演員越來越多,「早上通告10點鐘,他12點才到,化完妝就4點了,他告訴你5點半要走。」

當年不是這樣的。

洪金寶有一次在菲律賓拍電影,有場戲從20多米的山上跳下來,摔傷了膝蓋。洪金寶擺擺手:接著拍。他讓道具組架了一條軌道,元彪在旁邊走路,他被工作人員推著在軌道上滑,手臂擺動,假裝走路,就這麼拍完了接下來的戲,順利殺青。

但當年并沒有人將這視作什麼了不起的「敬業事跡」。

因為從12歲第一次進劇組,洪金寶看到的電影人就是這樣的:「拼命,認真。無論大角小角,你的崗位是什麼,你的本分是什麼,你怎麼對待這個事業,每個人都有種態度。」

同樣開始看不懂這個時代的還有成龍。「如果我去拍一部滿是特效的電影,觀眾們根本不會喜歡看,他們早就習慣了看我親自表演危險動作,我已經被自己綁架了。」

「因為這才是成龍電影。」

可是流量當道,技術迭代,成龍電影不再叫座。

在這些視覺奇觀面前,功夫片里兩個人站在桌子上打來打去的場景,顯得那樣老土無力。成龍心里明白:「高科技做出來的很多東西都比我們好,現在只有我這個蠢蛋還在做這種玩命的東西,但我也沒有時間去學那些高科技了。」

洪金寶呢,由于拍戲屢次受傷,前些年腿部舊傷復發,洪金寶想抱孫子都沒有力氣,2017年膝蓋出問題被迫動手術,從此他遵照醫囑,外出時以輪椅代步。

時代過去了,洪金寶依然不肯對歲月認輸,「上天給你的資源,你又能動,又能說,又會想,就盡量去做好咯,不是的話上天給這些東西你干什麼?」

但想一想又說,可能三到五年退休。

他曾對媒體說起,很多年前我就想拍一群在天橋底下的老人,每天下午三點都在一起下棋,大家只是在這個時間會在一起,到了五六點就分開。每天如此。突然間有一天少了一個,那你就知道有一個離開了他們。

對于他來說,這樣的朋友,就像午馬。像林正英。

這種朋友,從四十多年前就一起工作,一起拍戲,一起喝酒,一起鬧。「到現在大家年紀大了,完了,一個一個,都走了。」

老江湖有句話,「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憑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葉問老了,找到李小龍,功夫就有了傳人。

當年的七小福,被洪金寶帶著入行,李小龍去世,他們組建洪家班、成家班,正是這些人,填補了李小龍離世后華語功夫片的斷檔,將港產功夫片推向了新的高峰。華語功夫片有了傳人。

可如今呢,當年的大哥大每天有時間就會親自去菜市場去買菜買肉,給家人做一頓豐盛的菜。功夫,打不動了。

傳人呢?

別說傳人,人都快沒了。

被好萊塢超級英雄片寵壞的年輕人,已經沒有耐心坐在院線觀看那些拳打腳踢。

洪金寶曾悲觀地預測,「再也出不來新一代功夫巨星了。」

如今的武打動打戲多數多半動不動就轉十幾個圈,沒有動作,只有慢鏡。而新一代觀眾看偶像看得甘之如飴。

成龍說,自己沒老,只要觀眾想看,他依然能打。

但是,屬于他和洪金寶的那個時代,已經老去了。

屬于港片的武林,正在落下帷幕。 功夫片殺青的聲音早已響起。

洪金寶曾說:「以前,我、成龍、元彪三個人,拿著一個巨大的音樂盒,開車去西班牙的山頂,躺在草地上,聽著音樂,覺得特好,然后回去就感冒了,風吹的!我們就是這樣,從小的情誼,我覺得我們的故事,寫出來拍個電影,一定很有意思。」

功夫片拳起,無影腳落地,幾十年光景,功夫片成就了宗師之名和港片之利,但也在觀眾的迭代中,吹熄了功夫片傳承的燈火。 誰也不知道,在時代的風云里,還能否誕生成龍洪金寶這樣的功夫巨星。

他們的人生傳奇、風云際會以及那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功夫片秘密,都跟隨往事一并進入了時光的縫隙,無法捕撈。港片最靈活的胖子不胖了,成龍不能打了,功夫片也老了。

王家衛的記憶里,洪金寶任《東邪西毒》動作設計時,曾在看景時隨口貢獻了一句經典台詞——「你以為山后面有什麼嗎?還是一樣的沙漠,還是另一座山。不要爬了!」

華語功夫片山后面或許還是山,或許就什麼都沒有了。但一代人爬一代人的山,未來為華語功夫片跋山涉水的,也不該是洪金寶成龍他們了。

誰來干這苦差事,不知道。反正不是當紅的流量們。

未來的故事交給年輕人,我們先回到故事的開頭——

當年七小福初次登台,熊孩子們就演砸了。三腳貓功夫滿舞台亂竄,看得滿場觀眾哈哈大笑,于占元在台下嚇得直抹冷汗。

到了該元彪上場的時候,熊孩子在后台睡著了。大師兄元龍跟觀眾一頓瞎扯:「探子來報,今天晚上天寒地凍,敵人已經回家吃飯睡覺,我們也散場了。」

當元彪醒來,成龍洪金寶和觀眾已經各自散去。就仿佛六十年一覺功夫夢。

若真要拍成龍洪金寶的電影,不妨以此作為故事的開頭,又或是結尾。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