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李密!如果不是我爹走的早,唐朝本該是由我建立的!

hh 2022/08/2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李密!隋末唐初的那個李密。

老實說,在我自己看來,唐朝本來該是由我建立的。至少在我看來,李淵那家伙,肯定是不如我的。

為什麼這麼說呢?

要說起這個問題來,我覺得我有必要先好好說一說的我的生平經歷。

我出身遼東李氏,家世顯赫。我的太爺爺李弼,曾是大名鼎鼎的西魏八柱國之一。當年和我太爺爺一起受封八柱國的,可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比如有個叫宇文泰的,后來他兒子建立了北周。有個叫獨孤信的,他女婿楊堅建立了隋朝。還有個叫李虎的,他孫子就是后來建立唐朝的李淵。

論家世,我家四世三公,不輸任何人。

不過,除了家世以外,我自身也不差。比如成語牛角掛書一詞,就是從我這兒來的。小的時候,我曾經在楊廣的皇宮里做侍衛,楊廣看見我就覺得我不是一般人。楊廣的寵臣宇文述,和我稱兄道弟。越國公楊素,說我才學過人。

這些大佬,可不會畏懼我的家世。他們的稱贊,那可都是發自內心的。

原本如果楊廣不亂搞的話,隋朝如果能延續下去,那麼我應該會在官場上平步青云,成為一代名臣,青史留名。但可惜的是,楊廣這家伙實在不知天高地厚,才登基幾年的時間,就把天下搞得一團糟。

更可氣的是,我爹去世的比較早,所以我當時就只能靠自己,還有家族攢下的那點聲望找出路。大業九年,這一年,天下已經徹底被楊廣給搞亂了,我31歲,李淵47歲。李淵比我大這麼多,積攢實力的時間自然也更多,無形之中我就落了下風。

一步慢步步慢,當時想象李淵那樣蟄伏,我根本就沒有任何希望。所以,到了大業九年這一年,楊素的兒子楊玄感打算起義,想要讓我去幫他。楊玄感這家伙,本來和我關系就不差,再加上當時我覺得,他的實力比較雄厚,也就答應了他,前去幫他。沒想到我到了之后,我提出的計策,楊玄感竟然一個都不采納!

最后,楊廣派麾下名將宇文述和來護兒,前來剿滅楊玄感。楊玄感哪是他們的對手?很容易就被他們擊潰了,連帶著讓我也倒了霉,被抓了俘虜。多虧我腦子激靈,用金銀賄賂那些看守,這才逃了出來。可是逃了出來之后,又能怎麼樣呢?我當時已經是板上釘釘的反賊了,在不可能回到過去,享受世家稱號帶給我的榮華富貴了。

為了躲避隋朝的抓捕,我隱姓埋名生活,總算是活了下來。不過到了這個時候,我總算明白了一件事:如今的我,除了造反之外,再沒有其他路子可走了。

就這樣,東躲西藏了三年之后,到了大業十二年這一年,我等來了另一個機會。

這一年,翟讓在東郡起義了,以韋城瓦崗寨為核心,自稱瓦崗軍。不得不說,瓦崗軍的實力很強,迅速壯大了起來。這讓我看到了希望,決定去投奔瓦崗,在那里建功立業。

然而沒想到的是,到了瓦崗寨之后,我非但沒有馬上被重用,反倒因為當初曾經跟過楊玄感的事情,被翟讓這個土鱉給關起來了!后來多虧我聰明,通過王伯當向翟讓獻過兩次計策,這才讓翟讓徹底信任了我。

再之后,隋朝第一名將張須陀來攻,翟讓打不過他,地盤被吞掉了一大半。哦,對了,這個張須陀在隋唐演義里面,就是那位特別有名的靠山王楊林。在真正的歷史上,他雖然不姓楊,但確實是隋朝的第一猛將,翟讓這個土老帽,那是他的對手?

不過嘛,這個時候就該我出手了!我略施小計,和翟讓前后夾擊,一戰干掉了張須陀。

這一戰之后,翟讓這個土老帽,總算知道了我的厲害,開始給我更多的軍隊。接下來嘛,事情就簡單了,翟讓這種人,論起爭權奪勢來,哪是我的對手?不久,整個瓦崗就都是我的麾下了。翟讓倒也識趣,在大業十三年的時候,很自覺的把瓦崗軍的首領位置讓給了我。不過,瓦崗軍之中,如單雄信、徐世績等人,仍然死心塌地的追隨他。這讓我無法接受。所以最終,我找機會在一次吃飯的時候,派人干掉了翟讓,徹底掌控了瓦崗軍。而徐世績、單雄信等人,見到翟讓死了,也只能歸順于我了。

但是,在這個時候,我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槍打出頭鳥!

當時整個天下,雖然造反的到處都是,但實力最強的,就數我們瓦崗寨了。因為實力最強,所以隋朝軍隊主要對付的也是我們。雖然我帶著瓦崗軍一路連勝,但自身難免還是受到了重創。再加上我干掉了翟讓,讓很多原本瓦崗老派和我有點離心離德。瓦崗軍的實力,也削弱了不少。

當然,如果能夠多給我兩年時間的話,我還是能重整旗鼓,重塑一個新的瓦崗軍。奈何在這個時候,天不隨人愿。大業十四年,發生了一件事,把我所有的計劃都徹底打亂了!

這一年,宇文化及在江都發動政變,干掉了楊廣。

楊廣一死,原本還勉強能夠維持團結的隋朝,瞬間土崩瓦解,這讓我再沒了積攢實力的時間。雖然我不喜歡楊廣,但是我肯定更不喜歡宇文化及。他算老幾啊?他爹宇文述都得跟我稱兄道弟,真當我不知道他的底細?根本就是個蠢貨!還敢殺皇帝造反?

野史上的宇文化及,雖然是個足智多謀的大奸臣。但在正史上,宇文化及真的沒什麼本事。就連殺楊廣這件事,都是別人推到他頭上的。在我看來,宇文述三個兒子,老大老二其實都不怎麼聰明,也就老三還行。后來果不其然,老大老二一起干掉了楊廣,最后死無葬身之地。只有他家老三宇文士及,后來活的比較滋潤,到了唐朝的時候,還做過宰相。

宇文化及這一搞,這個天下頓時分崩離析。王世充在洛陽立楊侗為帝,后來李淵那家伙又在長安立楊侑為帝。所以,在楊廣死后的幾個月,整個天下以四家實力最強:我、宇文化及、王世充、李淵。

這四家里面,其實各有優劣。但總的來說,最后起兵的李淵最占優勢,干掉楊廣的宇文化及最差。因為干掉了楊廣,宇文化及就成了天下公敵,大家都要打他。而李淵那家伙,則最為腹黑。不聲不響的占據了關中這塊寶地,取得了大多數關隴世家的支持。

能夠取得那些關隴世家的支持,這點其實是我最羨慕的。因為從西魏一直到唐朝,幾次朝代更替,坐莊的其實一直都是關隴世家里面的某一家。我原本也是出身其中,自然明白他們的厲害。這些關隴世家,要錢有錢,要兵有兵,要將有將。他們支持誰,對于天下的走勢影響太大了。

所以,面對這種局面,當時我不得不暫時對王世充這個手下敗將稱臣,然后率軍去和宇文化及死磕。這沒辦法,因為當時如果我不和宇文化及死磕的話,我就是腹背受敵的局面,最后只能死的更慘。而暫時向王世充稱臣,同時干掉宇文化及,我就能穩固后方。同時徹底吃下宇文化及的地盤和勢力,徹底和王世充他們分庭抗禮。

后來事情發展的走向,就像我想的一樣,宇文化及那家伙,哪是我的對手,很容易就被我打趴下了。

但同時,這個時候,王世充也徹底解決了內部的紛爭,成為我最大的敵人。

剛剛打垮宇文化及,我們瓦崗軍的實力本來就受到了重創。再加上之前我干掉翟讓,讓很多瓦崗老派跟我離心離德,瓦崗軍的實力,實在是下降的太過厲害。所以,等我反過來率領殘軍和王世充死磕的時候,單雄信他們幾個,直接投降了王世充。正是因為他們的投降,再加上我們瓦崗軍本來就已經接連經過數次大戰,所以那一戰,我慘敗了。

如果能夠再給我兩年,讓我有時間整頓一下瓦崗軍內部。或者和王世充的決戰,能夠晚來幾個月,讓我消化一下宇文化及的地盤和勢力。再或者我們決戰的時候,單雄信他們幾個沒有叛逃,我李密怎麼可能會輸?

要知道,當年王世充本就是我的手下敗將。如果不是洛陽城防堅固,他早就被我滅了!

被王世充打敗之后,擺在我面前的,就只剩下兩條路。一條是繼續和王世充死磕,最后勝利的希望極其渺茫。另一條,則是暫時歸附李淵,趁機爭取那些關隴世家的支持。等到李淵和王世充兩敗俱傷之后,然后再圖大業。

所以,公元618年,我率部投降了李淵。

但是我怎麼都沒想到,李淵這家伙,比我想象的要腹黑的多,根本不給我機會。在我名義上投降之后,直接讓人接管了瓦崗軍。而且在那些關隴世家的支持下,原本就對我離心離德的瓦崗軍,開始迅速崩潰。等我反應過來,想要再次叛逃,重歸瓦崗軍的時候,已經沒有機會了。最終,當我率殘部途徑陸渾縣的時候,被李淵麾下的盛彥師埋伏,最后給干掉了。

我被干掉的時候,才年僅三十七歲。

回顧我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其實就是老爹走的太早。如果不是老爹走得早,李淵所做的一切,原本都應該是由我來完成的。就是因為老爹走得早,讓我一步遲步步遲,最后終于和皇位擦肩而過了。

如果不是老爹走得早,如果宇文化及能夠等兩年再發動政變,如果和王世充決戰的時候,單雄信他們沒有叛逃……那麼唐朝這個朝代,原本應該是由我來開創的!

我這一生,實在也是夠倒霉的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