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看望50歲的哥哥,剛走不久哥哥對兒子說:我的心愿總算了了

全组的希望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一個人的生命當中,最幸福的時光莫過于童年,成年后閑暇之時首先回憶起的便是那段快樂時光,或許童年時的生活條件遠不及現在,但那份快樂與無憂無慮是最珍貴的。

常言道:「最是無情帝王家」,在歷史當中弒父奪權、手足相殘登上皇位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美好的回憶在皇親國戚當中很難找到。

當面對權力的誘惑時,當事者往往選擇遺忘過去,好向自己的手足揮下屠刀。值得一提的是,康熙皇帝與哥哥福全卻是一個例外。

這對兄弟之間有著深厚的感情,即便在年過半百二人依舊像孩提時一樣親密。哥哥去世之后,康熙皇帝難掩自己的悲傷,這樣的感情在帝王之家中實屬罕見。

福全,一個無意奪權的皇子

公元1653年順治皇帝的第二子降生,這個孩子被起名愛新覺羅·福全,順治皇帝的第一個孩子出生后沒多久便不幸染上天花去世,所以福全「間接」成為了皇長子。

就在他出生一年之后,順治皇帝的第三個兒子玄燁跟著出生,由于年紀相仿福全和玄燁兄弟二人自幼親密無間,經常在一起嬉戲打鬧,感情十分地親密。

看到兩位皇子如此親密無間,順治皇帝十分欣慰,但內心深處仍有一絲不安。身為滿清入關后的第一位皇帝,他十分清楚權力的魅力,此時兄弟二人雖然天真爛漫,今后是否會反目成仇尚未可知。

在一次閑聊時順治皇帝便看似漫不經心地問道:「將來你們長大了,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呢?」

面對這個問題,年紀雖小但聰明伶俐的玄燁答道:「我要成為像父皇這樣的人,讓黎民百姓都過上安穩的生活。」

聽到這個回答順治的心情頗為復雜,一方面對兒子有如此遠大的抱負感到欣慰,另一方面擔心如果福全也有同樣的想法,將來恐怕二人之間會無法避免地產生嫌隙。

更甚至兩人會為爭奪皇位而拔刀相向,這是當父親最害怕出現的情況。懷著忐忑的心情順治又看向了年紀稍長的福全,只見福全平靜地答道:

「我不像玄燁那樣有遠大的抱負,也不像他那樣有才華,我只愿做一位賢王,幫助玄燁治理好國家就夠了。」

雖然這只是孩子之間的一句玩笑話,但從中不難看出福全的脾氣秉性,他生性平和寬厚仁慈,與玄燁一起玩耍時也經常讓著弟弟,這樣的回答也是內心的有感而發。

早已習慣了勾心斗角的順治皇帝,聽到福全的反應內心得到了一絲安慰,或許在這對兄弟之間權力并不能對二人的感情造成破壞,玄燁可以成為一位優秀的皇帝,福全也能夠在力所能及之處幫助弟弟。

彼時的北京城中天花肆虐,這種看不見但切實存在的病毒,無論是貴為皇帝還是平民百姓都惶惶不可終日。為了躲避天花,順治皇帝已經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但終究沒有擺脫這種可怕的疾病。

二十四歲時天花便奪走了他年輕的生命,臨終之際順治將僅有八歲的玄燁立為皇帝,一方面因為玄燁年紀雖小,但卻志向遠大有明君的氣象。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在兩歲時便得過天花,今后無需再對這種可怕的疾病提心吊膽,畢竟對于江山而言,一個長壽的皇帝才能穩固天下。

多年之后,康熙皇帝鏟除了鰲拜親政,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皇帝。康熙親政之后立刻便將福全封為裕親王,并且讓他參與議政,從此福全便全力輔佐康弟弟,努力實現曾經許下的諾言。

草原上的孤狼

康熙二十年十月吳世藩在昆明自盡,他的死標志著康熙皇帝在平定三藩的行動中取得了最終的勝利,曾經困擾大清數十年的三藩之亂徹底終結。

兩年之后,施瑯將軍又率領大清的水師在台灣登陸,與大清朝分離了六十年的台灣,也再次回到了中原的懷抱當中。康熙二十八年七月,中俄簽訂了尼布楚條約,中俄關系也逐漸趨于穩定。

解決掉一系列的內憂外患之后,大清帝國的局勢開始步入到正軌,此時康熙皇帝的眼中便只剩下了一個目標,它便是在草原橫行無阻的葛爾丹。

提到葛爾丹,此人可以說是康熙皇帝一生中最難纏的死敵,作為準噶爾部的大汗,他原本率領著本部的族人在天山附近的河套地區放牧。

然而,葛爾丹的部落頻頻襲擾周圍的部族,曾被這些部族聯合起來趕出了原來的牧場。后來,他便在草原上干脆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當,從原來的牧民搖身一變成為了強盜。

隨著時間的推移,葛爾丹部落開始慢慢強大起來,并且變得更加肆無忌憚起來。準噶爾部的勇士能征慣戰,草原上的其他部族深受其害,原本相安無事的草原也變得雞犬不寧。

葛爾丹私下里還與沙俄互相勾結,沙俄為葛爾丹提供軍費和武器,葛爾丹則成為了沙俄襲擾大清的打手,還在短期內占據半個北方草原為王。

穩定住國內的局勢后,康熙皇帝投入全部精力收拾這頭難纏的孤狼,他做了充足的準備,他將福全任命為撫遠將軍,將弟弟長寧任命為安北將軍,自己則親率大軍御駕親征。

康熙皇帝曾給葛爾丹寄去書信,表示愿意親自出面調停他與其他草原各部之間的矛盾,將科爾沁草原劃分給準噶爾部,會面的地點就設定在科爾沁草原的烏蘭布統附近。

對于康熙皇帝的提議葛爾丹將信將疑,一方面他也希望能夠得到水草豐美的科爾沁草原,另一方面他也擔心這是康熙皇帝引蛇出洞的陰謀,不過一番權衡之下后葛爾丹還是決定冒險前去赴約。

看到葛爾丹落入自己的圈套康熙異常興奮,然而就在大軍剛剛走到古北口時他卻得了重病,考慮到前期為了備戰投入了大量的軍費,而且葛爾丹已然上鉤,若無功而返以后再要找這樣的機會比登天還難。

康熙皇帝騎虎難下時撫遠將軍福全自告奮勇地表示,他愿意替皇帝分憂,于是弟弟便將兵權全部交給了自己的哥哥,自己則返回到京城之中。

福全率領大軍繼續向草原進發,葛爾丹也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當清軍抵達科爾沁草原時看到的是如雨點般的弓箭,原來他是將計就計。

在福全的英勇指揮下,這場戰斗從清晨一直打到了傍晚,連康熙皇帝的親舅舅佟國綱也在這場戰斗中犧牲。所幸在清軍的英勇奮戰之下,葛爾丹被打得節節敗退,最終只能龜縮在烏蘭布統山上。

福全將葛爾丹被圍困的情況,以書信的形式報告給了康熙皇帝,看到書信后者并沒有露出笑容。根據他對哥哥的了解,福全遇事不夠果決,未必能夠擒獲葛爾丹。

果不其然,葛爾丹被困后主動提出投降,并懇求福全給他點時間整頓人馬然后列隊投降,對于葛爾丹的要求福全全部答應,結果他在夜幕的掩護下偷偷地逃跑了。

原本能夠一舉殲滅葛爾丹部落最后卻無功而返,這讓福全深感慚愧與自責,回京之后出于手足之情,康熙皇帝痛斥了他一番,還剝奪了議政的資格。

就這樣福全就此離開了政治舞台,過上了閑適的生活,雖然康熙皇帝沒有因此記恨福全,兄弟二人依舊經常喝酒聊天,感情與之前相比并沒有太大的差別,但這一直是福全心中的一個梗。

福全的心愿

康熙三十五年皇帝再次御駕親征,準備與葛爾丹一決雌雄,為了讓福全一雪前恥,這一次出征他允許福全隨行。此次戰爭格外順利,準噶爾部被打得潰不成軍,大勢已去的葛爾丹服毒自盡。

回京后福全辭掉了所有的政務,遠離政壇的他更無心染指權力,康熙皇帝對這位哥哥也十分地敬重。正如幼年時所說的那樣,玄燁成了一位明君,而福全則始終默默支持著他。

可好景不長,福全在五十歲時染上重病,之后便一病不起。康熙皇帝幾次派御醫前去為其診治但收效甚微,康熙四十二年皇帝再次御駕親征,臨行前他特意前去探望福全。

一見面兄弟倆便緊緊地握住了彼此的雙手,一起談論起小時候嬉戲打鬧的事情,是不是還感嘆著歲月不饒人。康熙皇帝答應福全,等班師回京就立刻就來看望他,說完便走出了裕王府。

看著康熙皇帝的背影,福全對兒子說道:「我的心愿了了,」說完這句話后他就閉上了雙眼。幼年之時福全便答應自己在將來能成為一位賢王,幫助弟弟治理好國家,如今他確實兌現了當初的承諾。

與此同時,看著當皇帝的弟弟對自己如此的重感情,他的內心似乎也得到了一種解脫與欣慰,「心愿了了」了得不僅是兄弟情,還是君臣義。

裕親王去世的消息傳到康熙皇帝的耳中,康熙皇帝悲痛萬分,還在行軍路上的他立刻命令部隊返回。扶著哥哥的靈柩他嚎啕痛哭,此時的康熙已經不是一位皇帝,而只是一個失去了哥哥的弟弟。

在他的安排下,福全被安葬在了黃花山,每年康熙皇帝都會親自祭拜福全。不僅如此,他還命人畫了一幅二人一起在樹下乘涼的畫,或許他心中那段無憂無慮的童年才是一生當中最美好的時光......

對此,你有什麼不同的看法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