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紂王真是昏君?因為妲己僅60天就被滅國?專家:別再潑臟水了

全组的希望 2022/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中國,商紂王實在是一個「昏君」、「暴君」的標準模板。縱觀史書上的記載,商紂王驕奢淫逸、殘害忠良、不恤民力、統治殘暴,基本屬于是 一點「擬人」的事都不干

而紂王這一通作死下來,自然就引發了「武王伐紂」,身死國滅,但是,如果我們捋一捋武王伐紂的時間軸,就會發現, 武王從起兵到滅掉商朝,前后竟然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實在是一個閃電般的速度, 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對此,想必不少人會表示,這肯定是因為商紂王的統治昏庸殘暴,所以大家一路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但隨著這幾年來對于史料的重新解讀,不少人開始給紂王翻起了案,覺得 紂王未見得有多麼昏庸殘暴。那 他們的依據又是什麼呢?既然紂王不昏庸,他為什麼最后會敗亡得這麼快呢?

公元前1046年二月,周武王伐紂的部隊到達了商朝首都朝歌南部的 牧野。這里是個廣闊的大平原,如果踏過此地,通往朝歌之路將暢通無阻。

但紂王并不會坐以待斃,這塊一馬平川的土地,對于他來說,也是最為合適的 決戰場地

根據記載,商紂王親自擔任了牧野之戰的指揮官,并組織了 70萬的大軍,史稱「 殷商之旅,其會如林」。相比之下, 周武王只有三百五十乘戰車,而且遠道而來,就撞上了嚴陣以待的商軍,這一仗可謂兇多吉少。

但是周武王并沒有退縮,他在牧野就地舉行了盛大的誓師儀式。只見周武王左手持鉞,右手執旗, 在陣前歷數紂王的罪惡。那麼, 他是怎麼說的呢?

據史料記載,周武王列出商紂王的第一大罪狀,就是 「惟婦言是用」,只聽婦人的話。說到這個,估計不少人就會點頭了, 這說的不就是蘇妲己嘛!

如果要找一個 在后世史書中沒有任何正面評價的女人,蘇妲己絕對榜上有名。畢竟后世有 很多史書對紂王的評價其實還行,夸他征討四方有功勞,但是 對于妲己,那真的是 一句好話都沒有,就沒見過哪部書里記載妲己干過什麼好事。

《呂氏春秋》中載, 「妲己為政,賞罰無方,不用法式」,這是少有的妲己參與政事的記載,而且仍然沒干什麼好事。 如果這個描述是真的,那確實可以和武王對紂王「惟婦言是用」的指責對應上。

不過 在商朝,讓女人干政嚴格來說不算啥大事。畢竟 商朝時期,女性地位還是很高的,比如商王武丁的妻子婦好,就是一個能領兵打仗的女將軍。所以你光指責人家紂王聽妲己的話沒用, 你得指出來人家聽了妲己的話造成了啥后果。當然,根據后世記載,妲己的黑料那可真不少,又是炮烙又是挖心的。

可是, 周武王卻對這些內容只字不提,而是直接提第二大罪狀了,只是這個罪狀實在有點重量級,他指責紂王 「昏棄厥肆祀」,翻譯過來就是 不重視祭祀,不敬鬼神,不敬祖宗

有道是 「國之大事,在戎與祀」,如果說「惟婦言是用」在商朝不算什麼嚴厲地指責的話,那麼 武王列舉的這一大罪狀可就是極其嚴酷的指控了。

眾所周知, 商代是一個非常迷信鬼神的朝代,上到出兵打仗,下到頭疼腦熱,大家都喜歡拿出來占一卦,問問鬼神的看法。而 商紂王如此公然怠慢祭祀,這妥妥的是把鬼神給得罪了啊,能有好下場?

至于不敬祖宗這個指控就不多說了,直到現在它都是句罵人的話。

那麼, 這個指控究竟有沒有依據呢?會不會是周武王對商紂王的污蔑呢?

還真不是。 在不敬鬼神這塊,紂王確實是跑不了。在河南侯家莊,現代考古人員發現了一處 墓葬群,里面每個墓地的規格形制都極為尊貴。考古隊推測, 這應當是商代晚期的一處王陵墓葬區,從商王武丁到紂王一系的歷代商王,可能都埋葬于此。

俗話說「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既然侯家莊的這個商王陵是個墓葬群,那麼清理起來的話, 里面的陪葬品就不可避免的要拿來進行對比了。就在對這些墓地陪葬品的清理中,考古學家們發現了一個 奇怪的現象

這些商王大墓中,年代越是靠前的,其祭祀的禮器就越精美,體積也越大,做工也極為繁雜。但 年代越靠后,埋葬的禮器陪葬品就越不夠看的,無論是尺寸,還是制作的工藝,都 遠遠不如前代。

比如一枚雕花骨柶,我們就能從中看到商代對于祭祀的上心程度,可謂是 一代不如一代。所謂雕花骨柶,是一種用骨制成的舀食物的勺子。但是在古代,這種東西在日常是沒人用的,舀食物用的是「骨匕」,而 骨柶則是一種完完全全的祭祀用具

從這些商王大墓中我們可以發現,越古早的商墓,出土的骨柶越精美,有著各種雕花裝飾。但是晚商時期的墓葬,出土的骨柶就顯得寒摻不少了,說它是個白板都不為過,可以看出 越到晚期的商王,對祭祀越不上心了。

周武王的第三個指控是,商紂王 「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翻譯過來就是 不肯任用他的兄弟,也就是商朝的 貴族階層,而是 非常喜歡「四方之多罪逋逃」,也就是 四方的逃犯,對他們 「是以為大夫卿士」,讓他們當大官。這些人發跡了之后,又 「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對百姓橫征暴斂,在首都胡作非為。

朝歌里的這些官場斗爭,遠在西岐的周武王怎麼會知道得這麼詳細呢?因為早在周武王宣誓伐紂之前,他就已經從一個人那里得知了商朝的底細,這個人叫做 微子啟

微子啟,根據記載,他是 「殷帝乙之首子,而帝紂之庶兄也」。換句話說就是 紂王的哥哥這樣一位皇親國戚,又是怎麼和周武王搭上的關系呢?還把自己所知的殷商底細全盤告訴了周武王?

這就不得不提一提 比干之死了。根據《史記》記載,微子、箕子和比干都是紂王的親戚兄弟,這三人數次向紂王勸諫,但 紂王非但不聽,還把比干給殺了,把箕子關了起來, 微子一看紂王實在帶不動,「與乃與大師、少師持其祭樂器奔周」。

我們再把這個情況,與 周武王誓師時指責紂王不用親族兄弟,只用四方逃犯的說法結合起來,估計就能感受到一種微妙的氣氛了,這一切很難不讓人相信, 微子啟是不是跟周武王吹了什麼風。比干的死,可能不止意味著紂王不聽勸,也意味著執意 要用那些出身低賤人士的紂王,在當時已經與貴族階級決裂了。

恐怕不少人在看完了周武王的誓師大會時,都會 覺得不太對勁。畢竟周武王在誓師大會上嘚啵了一大堆,卻 幾乎完全沒提到紂王傷民害民的內容,即使提到了,也是把 鍋甩給了紂王任用的官僚身上。后世說的 酒池肉林呢?大興土木呢?炮烙之刑呢?怎麼都不提呢?

而且周武王雖然在誓師大會上說得義憤填膺,但是 說服現代人顯然是不太夠的。

所謂「惟婦言是用」,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他們商朝人就是這麼尊重女性。不重視祭祀?這算什麼事兒,孔夫子都說過 「敬鬼神而遠之」天天搞這些迷信活動怎麼治國?不重用親族重用囚犯?這也不是不行吧,后世的曹操都說過「唯才是舉」, 商紂王不拘一格用人才,明明是好事兒啊。

但無論如何,周武王誓師已經完成了,接下來就是和商紂王進行決戰了。而在牧野之戰中,當數量渺小的周軍英勇沖進了商軍的陣營時,奇怪的現象發生了,只見 商軍非但沒有與周軍作戰,反倒倒轉戈矛,配合著向紂王殺去。紂王隨即意識到, 自己已經失去了所有人的支持,于是逃到鹿台,舉火自焚而死。

牧野之戰結束后,紂王自焚而死,周武王帶兵踏進了商朝的首都朝歌。然而 朝歌卻對這個「西夷」的到來沒有任何抵抗。

在太廟, 周武王見到了他的老朋友微子啟。他此時正自縛雙手, 代表商朝宗室向周武王投降。

在《呂氏春秋》中,還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說是 周武王在誓師伐紂前,曾經與微子啟簽訂了一項條約,里面 允許微子啟「守殷常祀,相奉桑林」,也就是繼承商王朝的宗廟, 成為商代王室的族長。

可當時的 周武王并未伐紂,又怎能把商王朝的后事給安排了呢?結合一下微子啟在紂王自焚后的表現,不得不說, 微子啟實在難逃二五仔之嫌。

微子啟的二五仔行為,在后來也有所展現。周武王去世后,年幼的周成王繼位,微子啟當時已經被封到了宋國做國君, 他趁西周主少國疑,于是連同了管叔、蔡叔和紂王的兒子武庚, 以殷商遺民為依托,發起了叛亂。當然,叛亂不久后被平息,微子啟從此終于老實了。

因此,通過以上情況的梳理,我們或許可以得出一些不同于通俗歷史中的結論。商紂王如果單論能力,可能會比較殘暴,但絕不昏庸,至少 他注重實干,用人也不看出身。而且他征伐四方,軍功很大。

但是很明顯,紂王的行為讓商朝貴族極為不滿,雙方爆發了激烈的沖突,最終紂王用殘酷手段將貴族鎮壓了下去,而 以微子啟為代表的殷商貴族則逃到西周,雙方共同策劃,決定「引狼入室」,除掉紂王。

于是, 周武王出兵之后,商朝幾乎毫無反抗,牧野之戰中,雖然組成軍隊的大多是紂王比較信任的囚犯和奴隸,但高級軍事將領肯定是換不了的,而且大機率是貴族的人。畢竟紂王提拔上來的人的根基不深。而正是 這些將領也背叛了紂王,才讓紂王走投無路,只好舉火自焚。

而微子啟和一眾殷商遺民可能沒想到,西周來了之后就真不走了,所以在不久后發動了叛亂。但叛亂被鎮壓,周朝的統治。才從此真正穩固了下來。而 倒霉的紂王,則因為周朝得國的這些不怎麼正大的操作,被心虛的周朝人瘋狂地抹黑和詆毀,連帶著妲己一起被黑成了殘暴驕奢的「典范」,實在可惜可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