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將軍手握重兵,欲強娶皇后,皇后:換我女兒行嗎?她比較年輕

全组的希望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至正二十五年初,元朝皇宮的寧靜被紛亂的吵鬧聲打破,元朝將軍孛羅帖木兒喝得醉醺醺的,腳步踉蹌地朝著奇皇后的寢殿走去,似乎預示著有一件不詳的事情發生......

這些日子以來孛羅帖木兒在宮中橫行霸道,但凡是看上有姿色的宮女就會強行擄走,弄得宮中人心惶惶,如今甚至連皇后都要染指委實是做的有些過分。

那麼這位如此飛揚跋扈的將軍孛羅帖木兒到底是何人?又為何如此囂張?難道皇帝就放任不管嗎?今天咱們就來聊一聊這其中的故事。

一代梟雄孛羅帖木兒

孛羅帖木兒出生于元朝末年蒙古貴族世家,他的父親是四川行省左丞相答失八都魯,答失八都魯是元朝一名悍將,祖上都是征戰殺場的勇士。

他六七歲就被父親帶到軍營中歷練,從小在軍中摸爬滾打練就了一身武藝,在耳濡目染之下善用兵法奇謀,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將士。

元朝末年,朝廷腐敗無能又采取高壓統治,打壓的漢人不得翻身生活在社會最底層。即便是有學識有抱負的讀書人,在朝廷之中也不能擔任官職,權力全都被蒙古貴族把持朝政。

苛稅徭役加上自然災害農民被逼走上了絕路,以至于各地開始紛紛起義反抗元朝的壓迫統治。

這些起義軍里以紅巾軍實力最為強勁,在漢人將領韓林兒、劉通福的帶領下,農民與元朝軍隊抗衡并屢戰屢勝,元朝皇帝大驚失色,生怕自己本就搖搖欲墜的政權被一群農民顛覆。

他急忙將答失八都魯父子調到了紅巾軍最為強盛的河南,對紅巾軍進行鎮壓剿滅。答失八都魯駐守河南與紅巾軍作戰,將他們打的節節敗退,不得不撤退到河南邊界休養生息,天下消停了一段時間。

元順帝對答失八都魯大加贊賞,不過紅巾軍也并不是草包,他們在總結經驗后再次和答失八都魯父子作戰,并且設下陷阱欺騙答失八都魯。

答失八都魯因為接連幾場戰爭的勝利,對于紅巾軍不屑一顧,結果落入圈套損傷慘重軍隊慘敗,他心中接受不了戰場失利郁郁寡歡而亡。

父親死后,孛羅帖木兒不得不接過父親的殘部,繼續守衛河南戰場和紅巾軍作戰。他帶著為父親一仇雪恨的心情迅速整頓軍隊,對紅巾軍做了全面分析,重新部署作戰計劃。

孛羅帖木兒不但繼承了父親的勇猛無敵,在軍事上更勝一籌,他的作戰計劃常常打的紅巾軍潰不成軍。在與之交手數次以后,紅巾軍深知不是孛羅帖木兒的對手,便不準備在河南耗費兵力和時間。

他們調整作戰計劃,轉而繞過河南直接北上攻打元大都,這一招讓人始料不及。元順帝得知消息后,立馬將孛羅帖木兒調入京城防衛以對抗紅巾軍,孛羅帖木兒率領軍隊連夜奔襲,將元大都的紅巾軍攔在了城外。

數日交戰后紅巾軍敗退,孛羅帖木兒也成了拯救國都的英雄,朝中最受寵信的新貴。此時孛羅帖木兒意氣風發,心中懷有家國大義的他始終記得父親的囑托,要守護好元朝江山。

孛羅帖木兒曾向元順帝提出了一系列改革的措施,不但砍掉了很多無用的官職,還廢除了欺壓漢民的舊條例,減輕農民的苛稅從而緩解民怨。

孛羅帖木兒的變化

可惜的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殘酷,元朝之所以落到這般境地,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朝堂之上早已腐敗不堪,王朝政權被幾大蒙古氏族保持。

孛羅帖木兒這番大刀闊斧的為民政策自然損害朝中絕大多數官員的利益,成為幾大氏族的眼中釘。

他們不斷地構陷和排擠孛羅帖木兒,時常向元順帝匯報一些子虛烏有的編造證據,暗示孛羅帖木兒擁兵自重有造反嫌疑。

元順帝耳根子軟,性格又綿軟無主見,時間久了開始認為孛羅帖木兒真的會謀權篡位。他開始不信任孛羅帖木兒,并且將其一系列的改革意見擱置,還找機會收回了孛羅帖木兒的軍權。

孛羅帖木兒一腔熱血被瞬間澆滅,但他身為將領自然不愿意和這些搬弄是非的文臣為伍,氣憤之下便不愿意輔佐如此昏庸的元順帝,毅然決然遠離朝堂政治。

俗話說得好「世事難料」,就在孛羅帖木兒辭官回鄉后不久,皇太子起兵造反逼迫元順帝禪讓帝位。

左丞相賀惟一因為反對太子一黨被當場殺害,朝中少有的幾位反對的大臣都被驅逐斬殺,太子一黨把持了朝廷。

元順帝的母舅死里逃生,跑到孛羅帖木兒在山西大同的大營,苦苦哀求他重新出山趕走太子一黨。孛羅帖木兒臨危受命,同年四月率軍北上兩次進軍元大都,與太子黨的軍隊作戰。

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的作戰能力不敵孛羅帖木兒,很快就兵敗逃亡、元順帝獲救,從此之后元順帝不得不依仗孛羅帖木兒,畢竟只有像他這樣的猛將才能保護他的周全。

孛羅帖木兒重新獲得了軍權并被冊封為右丞相,成為朝中權力最高的大臣。不過,歷經種種的孛羅帖木兒早已沒有了當初的雄心壯志,他開始醉生夢死好好享受余下的人生。

與此同時,對于元順帝這位言而無信出爾反爾的皇帝,孛羅帖木兒也不再真心輔佐。在朝堂之上,他經常對元順帝無禮,元順帝也只能任憑孛羅帖木兒囂張跋扈。

皇帝都對孛羅帖木兒禮讓三分,朝中自然更是無人敢與其作對,這助長了孛羅帖木兒的囂張氣焰,也致使他敢在后宮搶強宮女并欺辱奇皇后,也就出現了開篇那一幕。

強娶皇后

奇皇后是我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外國皇后,附屬元朝的高麗進獻給元朝的女人,入宮以后因深得元順帝的寵愛,最終成為了他的第三位正宮皇后。

按道理說,孛羅帖木兒身為朝中大臣,即使權勢滔天也是君臣有別,只有被皇帝召見才有資格前往后宮覲見,但此時的他的權勢已經今非昔比。

孛羅帖木兒卻一身酒氣在后宮嬪妃的宮殿里穿梭,他想要要獨闖皇后的寢殿,雖然太監百般阻攔卻絲毫不起作用,以至于后宮之中陷入一片混亂。

一名小太監叫嚷著擋在皇后的寢殿之前,帶著幾絲哭腔的向孛羅帖木兒祈求道:「將軍,求求您快點走吧,這里是皇后的寢殿,可是萬萬闖不得!」

孛羅帖木兒一把推開小太監,不耐煩地吼道:「這天下還有爺我闖不得的地方?」說罷孛羅帖木兒大搖大擺地闖了進去,奇皇后和身邊的宮女早就聽見了外面的動靜,被嚇得瑟瑟發抖躲在宮殿的一角不敢出來。

孛羅帖木兒環視寢殿一圈,沒有看到皇后和宮女的身影,粗魯地說道:「奇皇后我知道你在寢殿里,識相的你就自己出來,省得我派兵進來將你搜出來,切莫怪我!」

無奈之下,她顫顫巍巍地從躲藏的角落里走了出來,勉強扯出一絲笑意:「不知道將軍所來何事?可否通傳圣上?」孛羅帖木兒大手一揮,目光毫不避諱的直視奇皇后說:

「我瞧著你這來自高麗的女人有幾分姿色,不如就嫁給我,我定不會虧待你,讓你比在這宮中過得還要錦衣玉食。」奇皇后深知元朝朝堂一塌糊涂,只有靠著孛羅帖木兒的軍隊才能暫時安穩。

同時,孛羅帖木兒功高震主無法無天,連元順帝都不放在眼里,自是不會將她這個皇后當回事,但她卻沒有料到孛羅帖木兒竟然膽大包天到了這種地步,連皇后都敢褻瀆。

奇皇后的臉色刷得一白,頗為震驚的看著孛羅帖木兒,隨后緊張的說道:「我如今年老色衰,與將軍并不匹配。不如將我的寶貝女兒嫁于將軍,她年輕貌美,換她行嗎?」

孛羅帖木兒想了一想:「罷了罷了,既然皇后要將公主許配給我,那我就迎娶公主,改日我就將公主迎娶過門。」孛羅帖木兒說完也未做停留,大步從皇后寢殿里離開,奇皇后和一眾宮女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不過,這只是奇皇后為了自保假意答應孛羅帖木兒罷了,并不是真的想將女兒嫁給他,所以每當孛羅帖木兒催促,她總是以未到良辰吉日或者為公主準備嫁妝為由拒絕。

孛羅帖木兒并沒有那麼多耐心,催促了三四次以后也心知肚明,奇皇后并不是真心要將公主嫁給他。于是他率領軍隊直接闖入后宮,奇皇后出面阻攔并聲稱,正在為公主準備的陪嫁物品,煩請將軍多等幾日。

孛羅帖木兒不再聽奇皇后的任何理由,他告訴奇皇后在成親以后再將嫁妝送到府中也不遲,而后便直接將公主捆綁帶回府中,當夜就結成了夫妻。

堂堂一國公主被這樣欺辱,元順帝和奇皇后對此也無可奈何,為了保護江山不敢斥責孛羅帖木兒,只能犧牲公主以全大義。奈何,后來孛羅帖木兒變本加厲,幾個月內連續強娶了四十多名皇家宗室之女。

他每天都要和這四十多名女子在同一桌進食早餐,然后這四十名女子還需要盛裝打扮,手托黃金酒盞恭送孛羅帖木兒,孛羅帖木兒將四十盞酒一飲而盡后騎馬上朝。

朝堂之上,孛羅帖木兒每日都是一身酒氣,說話大聲又無禮。縱使元順帝再是軟柿子也忍無可忍,他不愿意再讓孛羅帖木兒拿捏,便私下派自己的心腹悄悄潛入孛羅帖木兒的營賬中進行刺殺。

孛羅帖木兒自然想不到元順帝會敢派人暗殺自己,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死在了刺客手中,一代梟雄就此落幕......

對于此事,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