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患白血病被丈夫逼簽遺囑:1100萬賣房錢幾乎都轉給丈夫,起訴離婚仨月法院至今未送達文書

黄朔 2022/09/02 檢舉 我要評論

2016年,黃英(化名)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到目前已經進行了三次骨髓移植手術。現在的她身體比較虛弱,由年過六旬的母親陪著,住在燕郊的出租房裡。

女兒推黃英樓下散步(受訪者供圖)

黃英說,從查出病到現在已經三年多,這期間她很多時間都是在醫院度過,但自己的丈夫卻從沒有過一次陪護,「我想離婚。」還有他們的房子抵押了950萬,黃英想爭取一半。

三次骨髓移植手術

「丈夫沒有過一次陪護」

黃英是四川人,畢業後在北京工作,後來認識了丈夫王傑(化名)。「當時我父親去世了,遇到了現在的丈夫,他成熟穩重,所以很快就結婚了。」黃英說,2010年二人領證結婚,一年後生下了一個女兒。

二人結婚後,丈夫出了100多萬首付,在北京買了一套房子,房產證上只寫了黃英一個人的名字,這讓黃英大為感動。房子有180萬的貸款,在2013年提前還完,「前期我們倆一塊還的貸款,後來他一次付清了。」黃英說。

黃英丈夫向黃英母親借錢的欠條(受訪者供圖)

不過在結婚後不久,黃英說丈夫就從自己母親手裡借了120萬,「說是用於公司經營,當時還給打了欠條。」黃英說,這個錢丈夫一直沒有還。

「結婚前兩年我們的感情還是比較好。」黃英說,但在2014年她發現了丈夫出軌,夫妻二人的感情越來越淡。到了2016年,黃英打算與丈夫離婚。

黃英的診斷書(受訪者供圖)

不過還沒來得及跟丈夫提離婚的事,黃英卻查先出了白血病。

黃英在醫院接受治療(受訪者供圖)

2017年下半年,黃英進行了第一次骨髓移植,2018年夏天病情復發。2019年一年內,她又先後進行了兩次骨髓移植手術。「從我住院起丈夫就從我們家搬走了,我們已經分居三年了,丈夫從來沒有過一次陪護。」黃英說,起初丈夫口頭上讓自己堅持治病,「但行動上卻不是這樣的,不僅小三不斷,還轉移了財產。」

房子賣了1100萬

「錢基本上都打到了丈夫帳戶」

黃英說這幾年自己看病就醫,前後加起來花了400多萬,丈夫在醫療費、房租等方面陸續為她支付了約90萬。「從2019年開始,我就聯繫不上他了,電話微信都被他拉黑了。」黃英說,也是從2019年開始,丈夫沒再給過自己一分錢。

「當時我們倆名下一人一輛車,他把我的車賣了90萬。」黃英說。

生病前黃英在中科院一家建築研究院工作。跟丈夫結婚後,二人的收入各自分開。

黃英說,在自己生病住院期間,丈夫曾經拿著一份遺囑來到病房,讓黃英簽字。「那是丈夫替我寫得遺囑,內容大概是我去世後,我所有的財產都給他。」黃英說自己並沒有簽字。

後來黃英出院,搬到了醫院附近的一家出租房。「有一天晚上十一點,他帶著幾個彪形大漢來,逼我簽字抵押房子。」

黃英說當時還報了警,但是當警察過來時,丈夫已經帶著簽好字的抵押書離開了。

「他說我不簽字他們就不走,還要打砸房子裡的東西。」黃英說,自己當時想,或許簽了字丈夫就會同意離婚,自己就能擺脫他了。

黃英說,房子抵押了950萬,最後賣了1100萬。「錢基本上都打到丈夫帳戶了,有個150萬的尾款,他打給了我。」黃英說,自己又轉給了丈夫70萬,「當時想的是他拿到錢後,能夠儘快跟我離婚。」

想要女兒的撫養權

起訴離婚仨月法院仍沒送達法律文書

但是黃英並沒有成功離婚,「我說我淨身出戶,女兒的撫養權歸我,但是他不同意。」

黃英告訴記者,丈夫不同意離婚的原因是擔心別人的指責,「他說過,萬一別人知道他在我生病期間跟我離婚,往後就沒人願意跟他做生意了。」

今年2月底,黃英在網上向丈夫戶籍所在地的河北省承德市雙橋區人民法院起訴離婚,3月1日法院立案。

現在女兒一直跟著黃英生活。「我想要女兒的撫養權,當時房子抵押的950萬,我也要爭取一半。」黃英說。

黃英說,自己聯繫不到丈夫,只能通過向法院起訴來離婚。黃英目前的代理律師覃女士說,因為各種原因,法院沒有成功將相關文書送達到黃英丈夫手中。

承德市雙橋區人民法院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法院受理的案件較多,送達確實需要一段時間。

記者多次試圖聯繫黃英的丈夫王傑(化名),但對方的手機以及公司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