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第一女將:30歲未出嫁,看上敵軍小將后,甘愿獻上城池

全组的希望 2022/08/13 檢舉 我要評論

「由來巾幗甘心受,何必將軍是丈夫」。這句夸贊女子颯爽英姿,巾幗不讓須眉的詩句出自明朝崇禎皇帝,是他用來褒揚明朝末年蜀中名將秦良玉的名句。

而這樣一句慷慨激昂的陳詞用來形容隋唐之際的女將新月娥也是恰如其分的。

新月娥是評書《興唐傳》中塑造的經典女性角色,與古時常見的安于相夫教子的女性形象不同, 新月娥是一個不愛紅裝愛武裝,敢于上陣破敵又智勇雙全的隋唐第一女將。

兩軍對抗之際,因長兄受傷未愈, 她只身挑戰瓦崗軍,連擒程咬金等多員猛將。一時風頭無兩,成為隋朝不可多得的良將。

而這樣一位巾幗英杰卻命斷心上人之手,半生戎馬卻落得個凄凄慘慘的下場,此番天差地別的境遇足以令人扼腕嘆息!

新家有女初長成,巾幗不肯讓須眉

新月娥是隋朝虹霓關總兵新龍之女。新龍膝下共有一子一女,女兒新月娥面容姣好,不僅自幼讀書習字,還跟隨父親研讀兵法,算得上是文武雙全。

在新龍去世后,新月娥和哥哥新文禮一同戍守虹霓關,倒是平安無事。新文禮在智謀方面略遜色于妹妹,新月娥便充當了哥哥的幕后軍師,虹霓關在兄妹二人齊心協力之下,算得上是固若金湯。

可新月娥的婚事確實橫亙在兄妹二人之間難以邁越的鴻溝。新文禮認為妹妹才貌雙全,不能輕易許了人家,如若能借機嫁給權貴,更是能幫襯自己不少。

由于哥哥的百般挑剔,新月娥的婚事遲遲未能定下,直到她三十出頭也仍然未曾婚配。古時女子及笄之后便可相看人家著手婚嫁之事,新月娥卻硬生生被耽誤到三十多歲,她心里對這個哥哥早就是頗有怨言。

恰逢亂世,時局動蕩之下,李密在瓦崗自立為王,誓要奪取五關,圍困楊廣。在魏軍率先拿下虎牢關后,大軍直奔虹霓關而來,虹霓關昔日的平靜驟然被打破。

總兵新文禮出門迎敵,但瓦崗高手云集,新文禮身受重傷鎩羽而歸,不得不退回城內休養生息。

在城內,新月娥逞強硬要親自替哥哥療傷,卻弄巧成拙使得新文禮雙臂徹底殘廢。大敵當前,守將卻身負殘障,萬般危急之下新月娥臨危受命,代替哥哥領兵對戰。

戰場初露頭角,勢如破竹連克多員大將

新月娥深知這場硬仗只能智取,不能硬拼。 熟讀兵法的她圍繞虹霓關城墻率先挖好防御工事,埋好誘敵深入的陷阱,在萬事準備妥當之后,打開城門正式迎戰。

曾重傷新文禮的敵方將領羅士信,一見虹霓關守軍居然派一名女子上戰場,以為對方軍中無人能戰,不由得生了輕視之心。

而新月娥則趁機佯裝不敵詐敗,立功心切的羅士信哪能輕易放過,窮追不舍之下自然落入了新月娥早已為他準備好的陷阱之中,當場斃命。

至此,新月娥掛帥后的第一仗獲得了勝利,可變故也在一片歡慶聲中悄然發生。

來自虹霓關軍中內鬼的一支羽箭,將新月娥兄妹之間存在齟齬的消息帶到了魏軍軍中。魏軍得知消息后欣喜不已,決定適時離間新月娥兄妹二人的感情,從內部擊潰虹霓關守軍。

「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如若能一舉擊潰新月娥的內心防線,讓她和新文禮離心,虹霓關便唾手可得了。

身負離間計任務的程咬金在被新月娥俘獲后,利用提前知曉的新月娥的內心弱點,將自己的人生經歷添油加醋地講了出來。

在故事里,程咬金把自己塑造成了一個疼愛妹妹,不惜退讓皇位換得妹妹終身幸福的好兄長形象。和新文禮一直妄圖憑借妹妹婚事,好讓自己飛黃騰達的形象形成了天壤之別。

程咬金更是火上澆油,大力諷刺了趨炎附勢,犧牲妹妹幸福換取自身仕途的小人行徑,這更是戳中了新月娥的心事。也為新月娥日后的獻城投降行為埋下了伏筆。

盡管程咬金已經撕開了新月娥心中的傷疤,但此時的新月娥仍然驍勇善戰,在日后的幾番對戰中, 所向披靡,屢屢擒獲對方將領。

為情獻關歸降,孰料命殞虹霓

而魏軍中一員新將的登場,使得新月娥勢如破竹的攻勢戛然而止。他就是魏軍中的勇三郎王伯當。

新月娥自然并非尋常女子,她能看上的男子不光要貌比潘安,學富五車,武藝方面也要數一數二的好,而王伯當無疑是完美契合了新月娥的想法。

因此,即使在兩軍交戰之際,性情直爽的新月娥直截了當地向王伯當傾訴衷腸,表明自己一片真心。甚至表示愿意釋放俘虜、獻出虹霓關,以換得和王伯當喜結連理。

能夠不費一兵一卒而拿下虹霓關,魏軍自是沒有不愿的道理。

新文禮聽聞此事后大為惱火,他堅決反對新月娥向敵軍投誠的想法。可滿眼都是心上人的新月娥哪能聽進兄長的勸說呢?

她一意孤行,甚至用計將兄嫂二人反鎖在房中。只待自己天亮后開城獻關,一切木已成舟后再做打算。

卻孰料這一舉動終是葬送了兄嫂二人的性命。新文禮夫婦實在不忍看自己苦苦守衛的虹霓關輕易落入敵手,寧肯自盡而亡,也絕不做投降之流。

新月娥費盡周章想要和王伯當共結秦晉之好,可這番行事舉動早已觸及了王伯當的逆鱗。

原來,王伯當并未因新月娥的情根深種而感動,反而在聽聞獻關經過后怒上心頭, 認為新月娥此人歹毒之極,威逼利誘逼死兄嫂,所行之事有悖人倫常情,實乃心狠手辣之輩。

因此,在虹霓關城門大開,魏軍入城之際,王伯當手持一桿長槍直直地刺入新月娥的胸前,終結了這位巾幗紅顏的生命。不知新月娥含恨而終時,是否會為自己錯付良人而悔不當初?

盲目的愛情足以蒙了女子的心智。即使是新月娥這般一生殺伐果斷的巾幗英杰也難逃這一魔咒,最終落得個命殞虹霓的下場。

「吾驕得此添生色,始信英雄曾有此」。我們贊揚新月娥不輸男兒的英雄氣概,卻也嘆息她盲目追求愛情的人生悲劇。只盼來生得遇良人,以慰平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