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臨終說:若我后代出「高人」一定要殺,不然必造反,結果竟靈驗

全组的希望 2022/08/08 檢舉 我要評論

時勢造英雄,英雄也造時勢。

隋朝末年暴政肆虐,奸臣當道,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中。

徐茂公便是在亂世之中闖出一片天地的英雄,從山寨起義到唐朝建立,從無名小卒到賬中軍師,直至天子近臣,滿門榮耀。

可他在臨終之時卻對家人囑托,「若我后代出高人,一定要殺,不然必造反。」

亂世英雄,忠義兩全

徐茂公本名徐世,家境充裕在當地極富名望。

他不滿隋朝暴政已久,于是在十七歲之時便加入了隋朝起義軍,并且勸說起義軍領袖 翟讓一起造反。

當時翟讓想以打劫為生,徐茂公聞言立即勸阻他,「窮人打劫窮人哪有多少油水?隋煬帝現正開鑿京杭大運河,到那地方去劫多好。」

翟讓聽從了徐茂公的建議,立即帶人前往運河沿線打劫,果然如徐茂公想的,他們不費吹灰之力便賺的盆滿缽滿。

錢財的問題解決了,下一步計劃便是擴大起義軍的規模。

翟讓建立了 瓦崗寨之后,徐茂公又獻上一計,勸說他招攬 李密

李密的祖上原來是隋朝的上柱國將軍,在百姓之間極有威望,若是能說服他前來瓦崗寨,五湖四海的英雄好漢定會看到翟讓的誠心,如此才能盡數招攬人才。

隨著寨中人數越多越多,翟讓的劣勢就顯現出來。

翟讓本人沒有什麼野心,對權力的追求也不熱衷,只是貪財。

于是徐茂公審時度勢,勸說翟讓不如將寨主的位置讓給李密,寨主權力的交迭非常順利,但徐茂公沒有料到李密生性多疑,即便翟讓表現出對權力沒什麼欲望的模樣,李密還是不放心。

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

李密派人宴請翟讓和徐茂公,伺機在賬下埋伏著人手,只以摔杯為號,酒杯擲地即動手。

翟讓不疑有他,等反應過來已經倒在血泊中,徐茂公一看形勢不好立即往外逃,可也敵不過李密準備周全,肩膀處被重重砍了一刀。

在寨中眾多謀士的勸說之下,李密借坡下驢,緩和了再殺徐茂公一事。

而徐茂公在養好傷之后才知道舊主翟讓已死,他十分悲慟,認為是自己決策失誤才害崔讓失了性命,所以他委婉的拒絕繼續留在李密身邊效命的提議,孤身一人去了溧陽。

不久后,李密與王世充打仗,不幸戰敗,瓦崗寨也失守。

徐茂公沒有等到成了喪家之犬的李密,李密毫無起復之心,轉頭便投向了當時還是晉國公的李淵賬下。

徐茂公聞言,頓覺瓦崗寨已不復存在,孤身一人守著李陽也沒意思,而李淵和李世民都是當世明主,他要歸順也是人之常情。

于是他將溧陽的兵馬錢糧統一押運送到李密家中,對他說,「原先我是你的臣下,我們之間是君臣,守溧陽是你派我來的,我可以投李唐,但我不能帶著你的東西去投,我現在將這些東西交還于你。」

斬斷了過往的聯系,徐茂公干干凈凈清清白白的來見李淵。

李淵聞言也十分感動,直言徐茂公是忠臣。

對舊主有情有義,對新主定會不負所托,于是后來李淵又給他賜姓「李」,所以徐茂公又叫「李世」。

李淵將李密安排任職光祿卿,后勤采買在旁人眼中是香餑餑,在心高氣傲的李密眼中卻不值一提,他認為他祖上與李淵的祖上差不多,憑什麼李淵現在是晉國公,而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光祿卿。

長久壓抑在這種不公平的想法中,李密忍不住又重新走上造反的道路。

但李淵軍隊精良,哪里是李密他們這種烏合之眾能夠匹敵的?李密很快落敗。

徐茂公得知舊主李密也不幸身亡,又是痛哭流涕又是披麻戴孝,甚至還與李淵要求,想以君臣之禮厚葬他。

李淵感動他的忠義之心,應允他可以給李密辦喪事。

徐茂公為人忠義不落井下石的質量在無形之中也救了他的父親。

在徐茂公守城期間,竇建德領兵攻入溧陽,抓了很多戰俘,其中也有他的父親。

兩軍對壘各為其主,而徐茂公的父親在敵人手中,若是斬殺定會大挫對方士氣。

竇建德聽了手下人的建議連連搖頭,徐茂公忠義,竇建德也不愿意在他父親一事上落人口舌,于是又把徐茂公的父親放回去了。

智者決勝千里之外

程咬金在白璧關與尉遲恭起了爭執,致使李世民涉險。

雖然最后李世民將責任全部攬在自己身上,但程咬金還是覺得愧疚不安,他向軍師徐茂公請戰向將功折罪,徐茂公心中有了思量,便交代程咬金如此謀事可大獲全勝。

而敵營生擒李世民失敗的尉遲恭,又被元帥宋金剛要求前往介休城催取糧草一萬石。

他得了糧草,便立即要往回趕路,他催促士兵推著載滿糧草的車輛立刻出發。

而程咬金早在言商道埋伏許久,見獵物入了包圍圈,他立刻和尉遲恭交起手來。

兩隊兵馬互相混戰,而程咬金手下的人渾水摸魚,趁著尉遲恭的人不備,搶了所有糧草在言商道上左拐右拐很快沒了蹤影。

程咬金見徐茂公的計策見效,也不戀戰,立即驅馬返回軍營。

沒能守住糧草的尉遲恭毫無辦法,只能再回到介休請求再發一萬石糧草。

軍營中的徐茂公再勸程咬金在同樣的地方再埋伏一次,定能再劫一萬糧草。

程咬金將信將疑,領兵前去果然又在老地方遇上了尉遲恭和他的糧草。

唐軍將士還是用第一次的辦法,再次劫下所有的糧草,七轉八彎很快就沒了人影。

徐茂公探聽到尉遲恭的動靜,又心生一計。

尉遲恭對第三次糧草的運送定是十分上心,尋常計謀不可破。

他安排秦叔寶帶兵一千,到白璧關西側埋伏,再讓程咬金依舊率兵埋伏在老地方,還有馬三保等人悄悄出發,擾亂尉遲恭的視線。

果然,敵營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按照徐茂公的命令,秦叔寶立即率兵直奔白璧關,奪下城關,將李世民的唐軍迎了進去,安頓好兵馬,他又殺往偏台關和雁門關,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一夜之間連收復三關。

而程咬金和馬三保對上尉遲恭,眼看糧草帶不走,二人一合計,往車輛上拋撒干柴,放火焚燒,尉遲恭今日三番糧草盡數落空。

駐守城池被占,糧草又全部丟失,尉遲恭只得返回介休縣。

李世民的軍隊如徐茂公所料,大獲全勝。

三朝官場不倒翁

徐茂公在官場上始終是在其位謀其政,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李世民時期李世民曾因繼承人一事感到煩惱,太子該立誰,江山該傳給誰,皇子間競爭激烈,朝臣間也爭論不休。

褚遂良、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等等凡是帝王有問的,紛紛都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但問到徐茂公時,他一言不發。

他直言,「陛下的家事,我不能管。」

等唐高宗李治即位之后,他任職了司空還是為人機巧,行事謹慎。

唐太宗李世民確立繼承人的難題在高宗身上再一次重演,但此次形勢大為不同。

由于王皇后沒有兒子,而武則天卻有,李治便想廢除王皇后,改立武則天為后。

一邊是原配妻子,一邊是嬌俏新歡,李治猶豫不決,于是便向朝臣們征求意見。

褚遂良當即便否決李治想改立武則天的想法,「王皇后是世家之女,是先帝為陛下娶的。而且王皇后至今也沒有犯過什麼過錯,怎麼能輕易將她廢除呢?若是陛下一定要變更皇后,也可以好好選擇天下的望族,何必要選擇武氏?」

一眾臣子紛紛附和,認為武氏曾經跟隨侍候先帝左右,現在想要登上鳳位實在是不妥。

但李治心中的天平已經向武則天傾斜,他又詢問徐茂公的看法。

徐茂公略一思忖,心想一旦有了偏向的對象,極有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

無論是維持原樣還是改立新后,都與性命掛鉤。

若是同意廢除王皇后,要是最后沒成功,就得罪了王皇后。

若是陛下最后選擇的是武則天,他站隊王皇后,便是自投羅網。

于是徐茂公左思右想,還是決定明哲保身,他做出了同唐太宗當年問他立儲一事的一模一樣的回答,「這是陛下的家事,有什麼必要問外人呢?」

李治心下大定,武則天登上皇后寶座之后,縱容許敬宗排斥曾經反對改立皇后的臣子們,或貶謫或誅殺,而徐茂公因為含糊的說辭逃過一劫。

半仙虛名

父母雙亡時徐茂公尚未成年,只依靠著兩個哥哥生活,衣食住行一切皆由兩個哥哥掌管著,而他只專心讀書。

時間一長便引起了哥哥嫂子的不滿,兩個嫂子紛紛提議讓徐茂公也參與到家中事務中來,不能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切皆由他們操心。

兩個兄長也十分贊同這個提議,當即便來到徐茂公房間,直言,「三弟,我年紀已大,身體虛弱,精力欠佳,當家越來越吃力,可你二哥又不肯當,我看你也不要只顧著念書,應當管一管家事,鍛煉一番。」

徐茂公無法拒絕,只得應承下來,但也要求自己當家一切事情只能聽他的。

春天剛開始時,徐茂公安排家中短工先耕地,耕地結束再鋤麥子。

等谷雨過去,短工還在一遍一遍的耙地,一遍一遍的鋤地,眼看著別人家的春苗已經一筷子高,而主人家的田里還是黃土一片,短工也禁不住埋怨當家作主的徐茂公。

麥子稍稍黃了,徐茂公又要求短工立即割下麥子。

短工割著不成熟的麥子十分心疼,他們摸不著徐茂公心中在想什麼,只覺得他對時令完全不懂誤了農時。

第二天,兩個兄長來到麥場上,看到一垛垛剛黃梢的麥捆,對徐茂公的做法也很不滿意。

然而徐茂公自有主意,把準備工作都做好之后,他讓短工再將苫子苫到麥垛上和房子上,還要用草繩扎牢。

明明是艷陽天,卻要做這等摸不著頭腦的事情,短工們七嘴八舌的議論不停,也有人擔心起工錢,「三掌柜折騰窮了,恐怕咱們的工錢也保不住了。」

可就在此時豆大的雨點夾雜著核桃大的冰雹從天而降。

徐茂公一切反常行為有了合理解釋。

住草房的人家房頂厚實不怕砸,而他們所住的瓦房極易受損,鋪好的苫子便是極好的防護。

尋常人家田地中的麥子和春苗也難逃此難,徐茂公家的因為早早收割完畢而完好無損。

徐茂公兄嫂心中先前的不悅頓時消散的一干二凈,對徐茂公也逐漸信服起來。

之后,又到了耩地的時節。

短工聽從徐茂公的建議,將家中的一百多畝地都種成黍子。

兄長聞言又覺得徐茂公不靠譜,全部種上黍子,那等到豐收的時候他們只能每天依靠黏飯過活。

但他們的猶豫遲疑并不能讓徐茂公改變主意。

到了秋天,徐茂公的黍子顆顆籽粒飽滿,大大小小的糧囤都掛起尖尖。

兄長還在發愁那麼多的黍子如何處理,徐茂公又先人一步看到了機會在哪里。

隋煬帝楊廣奢靡玩樂,為了讓木橇能在地面上滑動,他想到了要用黍子鋪在地上。

于是他派人四處搜尋購買黍子,官員聞言徐茂公家中黍子豐收,就立刻高價將黍子全部買走了,徐茂公家因此大賺一筆。

尋常百姓都以為他有什麼秘術能夠上通天文下知鬼神,自此徐茂公便傳出了「半仙」的名號。

臨終預示竟成真

徐茂公臨終前,將家中子孫都叫到身邊,語重心長的囑托,「其有志氣不倫,交游非類者,皆先撾殺,然后以聞」。

其實便是在警示后人,若出「高人」,則一定要殺,否則會造反,禍及家門。

當時并沒有人在意他的話,可在很久的以后,他的孫子徐敬業享受著高官厚祿,還是走上了造反之路。

唐高宗李治患上痛風之癥后,長期頭昏眼花,于是朝政大權盡數落入武則天手中。

武則天嘗到了大權在握的滋味,漸漸不滿足于代政,她開始插手立儲一事。

此前是李治與宮女所生的長子李忠被立為太子,后來武則天成為皇后就改立她的兒子李弘為太子,但是李弘對母親武后總攬大權十分不滿。

不久李弘去世,武則天則改立李賢為太子。

但李賢對武則天的很多看法也不認同,于是母子倆間矛盾迭出,最后李賢被流放外地磋磨致死。

她的第三子李顯與前兩個兄長則是大為不同,他更為平庸,對武后也是言聽計從,于是武后以為自己找到了可以隨意控制的「提線木偶」,李顯又被立為太子。

但登上皇帝寶座之后,李顯嘗到權力滋味的美妙,他也不愿意再配合武則天了,他籠絡韋皇后背后的陣營想形成自己的勢力,對抗武則天,可這些小動作根本瞞不過武后。

李顯被廢,武則天第四子李旦即位。

但武則天專權弄權,擅自廢立,早已引起了地方上的不滿。

于是徐敬業聯合眾多被貶朝臣,將討伐武氏的檄文發送到各州縣,又找到一個很像已故太子李賢的人,向眾人謊稱,「李賢沒有死,流落于這個城市,他命令我們起兵」。

他借李賢之名號召天下之士共商起兵大事。

但徐敬業沒有想到,他們造反一事很快就被鎮壓。

武則天得知此事后就追削李敬業祖父和父親的官職封爵,并且掘墓砍棺,收回賜姓「李」,恢復其本姓。

徐敬業軍隊和朝廷軍隊交戰,士卒疲倦,戰陣難以整肅,在與李孝逸的交鋒中不幸落敗。

他帶著妻子兒女輕裝逃向潤州,想從海上逃往高麗。

但造反一事大勢已去,徐敬業的部將王那相相繼砍下他的腦袋,作為向官軍投誠的敲門磚。

于是戰亂平定。

結語

神機妙算擔半仙虛名,明哲保身做糊涂之人,是徐茂公一生的真實寫照。

他用赤膽忠心撐起了滿門榮耀。

前有呂布三易其主,而今徐茂公經三朝變換仍能安定君心,不受猜忌,何嘗不是忠義在暗中作用?

因為忠,才能用,因為義,才愿意用。

徐茂公,是糊涂人亦是明白人。

參考文獻

《老梁故事匯》欄目組. 老梁故事匯 說歷史[M]. 北京:當代世界出版社, 2019.06. 苗明峻. 魅力寧陽 4 民間文化卷[M]. 山東人民出版社, 2009. 郭紅霞編著. 小故事 大謀略[M]. 北京:中國三峽出版社, 2006.10. (清)無名氏著. 說唐三傳[M]. 南昌:江西美術出版社, 2018.10. (清)褚人獲原著;楊雨主編;謝長華改編;劉正黔繪畫. 寫給孩子的中國文化經典 隋唐演義 彩圖本[M]. 長沙: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 2017.05. 鄔國義,朱政惠等編. 名臣治家[M]. 沈陽:遼寧大學出版社, 1987.10. 《國學典藏》叢書編委會編著. 資治通鑒故事 下 圖文版[M]. 北京:中國鐵道出版社, 2017.10.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