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和諸葛亮都看重的人才,表現卻像個蠢才

全组的希望 2022/08/0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劉備的人才庫里,有這麼一個人,姓廖名立,荊州人氏。劉備和諸葛亮都非常看重他,對他寄予厚望,可是他的表現卻非常糟糕,糟糕到讓諸葛亮忍無可忍,上書劉禪將他貶為庶民,全家人到邊遠山區種田。這是為什麼呢?

一、劉備和諸葛亮真心看重他

赤壁之戰后,公元209年,劉備被部屬推舉為荊州牧。劉備在荊州廣納人才,其中,武陵人廖立脫穎而出,被劉備任命為「州從事」,就是一把手的助理。不久,劉備又讓廖立做了長沙太守,讓他獨當一面。當時的廖立,30歲都還不到,可見劉備對他的重視和著急培養他的心態。

后來,劉備入川,占據益州,將荊州交給諸葛亮、關羽。廖立也想去益州,可是劉備沒有讓他去,仍讓他守著長沙。公元215年,孫權手下大將呂蒙偷襲了荊南四郡中的三郡:長沙、零陵、桂陽,廖立的長沙郡也在其中。廖立丟了地盤,不去找當時的荊州一把手關羽請罪,卻一溜煙跑到了益州,求劉備再給他安排個工作。劉備呢,居然沒有治他的罪,還如他所愿,讓他做了巴郡太守。從長沙太守到巴郡太守,廖立沒吃虧。但從這件事上,我們可以看出劉備對廖立的包容已經到了沒有原則的地步。說到底,還是因為劉備覺得廖立是個人才,想再給他一個機會。

公元219年,劉備奪取漢中,成為漢中王,又將廖立升了官,讓他做了侍中。侍中是個什麼官?就是皇帝身邊的顧問,平時跟隨皇帝左右,出入宮廷,替皇帝出謀劃策……也就是說,劉備讓廖立成為了自己的身邊人,對他的信任真是無以復加了。

不僅劉備看重廖立,諸葛亮也看重廖立。諸葛亮跟劉備一樣,認為謬立是個人才,而且是個跟龐統一樣有才華的大才。據《三國志》載,劉備與龐統初入益州時,留下諸葛亮與關羽守荊州,孫權曾派使者去荊州聯絡感情,談到了劉備這邊的人才問題,諸葛亮這麼回答:

「龐統、廖立,楚之良才,當贊興世業者也。」

這句話很重要,它表明了在諸葛亮心里,廖立作為蜀國的后備人才,地位很高,與龐統在伯仲之間。就算有人說他的名字排在龐統之后,不應該與龐統并駕齊驅,那麼他也是第三位,除了諸葛亮和龐統,就是他了。

諸葛亮一生謹慎,他說的話應該是可信的。可惜,這個廖立,他的表現真是太糟糕了。

二、2大糟糕表現,遭人唾棄

公元215年,孫權派呂蒙攻打荊南長沙、零陵、桂陽三郡,長沙郡與桂陽郡的長官們打都沒打就逃了。廖立便是長沙郡的太守,他有責任為蜀漢守衛城池,他也有這個才能,可他卻不戰而逃了。這說明他是個貪生怕死之徒。

據《三國志•呂岱傳》記載,攻打長沙郡的東吳大將是呂岱,呂岱輕易占領了長沙郡十個縣中的6個,卻在最后4個縣:安成、攸、永新、茶陵遭到激烈抵抗。這又說明,不是所有人都像廖立那樣貪生怕死,長沙郡不缺有血性的人。然而廖立的逃走將洞庭湖水路送與敵人,東吳水軍由洞庭湖突入荊南,使得荊南反抗的4縣及其它力量都失敗了。

所以,廖立的逃跑,行為是可恥的,后果是嚴重的。

廖立的第二大糟糕表現是瞎說話。諸葛亮北伐前,其屬官李邵、蔣琬到廖立的治所公干,結果廖立在兩人面前大發牢騷,胡亂批評。廖立首先批評了先主劉備,說劉備在奪取漢中時不用心,跑去與東吳爭奪荊南三郡,結果荊南三郡丟了,漢中也丟了。盡管漢中又奪回了,但流了多少血,死了多少人。廖立又批評了關羽,說關羽自恃勇力,帶兵無方,任性而為,以致喪師失地。還批評了諸葛亮,說諸葛亮過于謹慎。最后,廖立又批評了當朝3位重臣:向朗、文恭、郭攸之。說向朗「毫無章法,只善于和稀泥」,文恭是「平庸之輩」,郭攸之沒有主見……

李邵、蔣琬立即將廖立的話轉告給諸葛亮,諸葛亮一聽,大怒,當即給后主劉禪寫信,將廖立削職為民,讓他一家人到偏遠的四川茂縣種地去了。

其實,廖立的批評并非不對,有些話甚至很正確,但金無足赤足,人無完人,你不能只盯住人家的缺點,而不顧人家的優點。而且,劉備是皇帝,做臣子的是不能隨便批評的。劉備對廖立那麼好,他也不該批評。再說了,批評的時間也不對,當時正值諸葛亮北伐前夕,廖立這樣瞎評論,會亂了軍心,影響北伐大計。

三、廖立表里不一的根源在哪里?

廖立是人才,為什麼表現卻像蠢材?我覺得原因有二。

第一個原因:廖立自視太高,自命不凡,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便口出狂言。《三國志》對廖立的自負有明確記載:「自謂才名宜為諸葛亮之貳」,所謂「宜為諸葛亮之貳」,是說他認為諸葛亮才能第一,他的才能第二。而且,廖立認為應該按才能封官,他的官位應該僅次于諸葛亮。可是現實打了他的臉。

公元223年,劉備去世,劉禪為帝。劉備去世前命諸葛亮和李嚴為托孤大臣,諸葛亮就不說了,廖立服氣,但他不服李嚴。當時李嚴的官職很高,為中都護,統管軍事,又被劉禪加封為都鄉侯、假節。而廖立呢,只是由侍中調任長水校尉,長水校尉也不算差,是首都衛戍軍隊的首腦,只是這個官職相比他之前的官職,屬于平調,相比李嚴的官職,差距較大。

廖立無法忍受職位在李嚴之下,從此郁郁不樂,并開始發牢騷,對開國皇帝、輔政大臣,甚至對蜀漢的大政方針、戰略決策出言不遜。終于惹惱了諸葛亮。

第二個原因:劉備對廖立過于溺愛,在人才的培養上,只注重了愛護、扶植,沒有進行必要的「挫折教育」。

以廖立在長沙郡不戰而逃為例,當初廖立千里奔襲逃回蜀地,劉備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依法追究廖立的責任,鐵面無私地進行處罰,然后讓廖立戴罪立功,再一點一點地憑功勞升遷。這樣雖然慢了些,卻可以去除廖立身上的驕嬌二氣,讓他反思自己的缺點,接受鍛煉,真正地成長起來。

可惜,劉備沒有這麼做,直接寬恕了他,這助長了廖立身上的驕傲二氣,養成了他自私而不知進退的性格,可以說是間接地毀了他。可惜!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